【团兵】真的要结婚了吗(上)

※ 作者:布団  id=8307451

※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669179

※ 译:moko

※ 侵删&请勿转出lofter

※ 短篇现paro,放闪注意,利三兄妹梗

==============================================

 “因此我决定嫁过去了。”

“不懂你在说什么。”

回答这阴郁的声音的是另一把阴郁的声音。虽然对话的内容很特殊,但这大清早便仿佛阴霾密布的餐桌是阿卡曼家司空见惯的风景。在这简陋公寓里的三坪房——可是一尘不染——隔着矮脚桌的两人正面对面正襟危坐着,一边是个脸上常年像刻着竖线的小个子男人,另一边是一位如人偶般面无表情的少女。

矮脚桌上的早餐正冒着腾腾的热气。近来许多家庭对早餐都潦草应付了,这一家却还一丝不苟地坚持着三菜一汤。啜了一口油菜和炸豆腐做的味增汤,少女搁下了木碗。男人一边夹着颜色烤得恰到好处的鲑鱼,一边开口问道。

“味道不重吗?”

“没问题。很美味。”

想来这对话已经持续了十年以上了。

“哥哥。”

少女——三笠唤道。

虽说是哥哥,但却不是亲生的。三笠的母亲是这个男人,利威尔·阿克曼的父亲的妹妹,也就是说他们两人是表兄妹而已。三笠在记事以来就一直和这男人一起生活。由于父亲事业失败,她的双亲背上了巨额的借款,现在据说在地球另一头的咖啡庄园里工作,偶尔会给三笠来信。三笠觉得他们健康地活着便好。嘛,总而言之就因为这样的原因三笠便在表兄利威尔的身边被养育成人了。可是由于她还有着对父亲的记忆,所以父亲或爸爸什么的无论如何也喊不出口,叫叔叔的话又会与利威尔的父亲混淆,直呼其名的话对方又比自己年长太多了。利威尔虽然长着张看起来就二十岁左右(主要是因为身高)的童颜,可实际上已经是真真正正的三十路大叔了。哪怕这十年间他的容貌就基本没怎么变。

不管怎样最后方便起见就叫哥哥了。三笠对这位哥哥问道。

“请说明情况。”

“也是。”

利威尔放下筷子双臂交叉于胸前。一双死鱼般的眼——这是常态——望向矮脚桌,然后缓缓开口说道。

“老实说的话就是我和命中注定的人相遇了。”

“……………………是吗”

三笠想在漫长的沉默中抓住点什么。

“嘛,相遇的话是稍微之前的事了,我在见了好几次面之后才确信这是命运。”

“…………然后?”

“我决定要嫁过去。”

“……”

三笠可以发誓,利威尔绝对不是脑子秀逗的男人。不如说他是个目光锐利、思维敏捷、相当聪明的男人。可是在语言能力上有致命的先天缺陷。虽然在这点上三笠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不过这果然主要是成长环境的责任吧。

顺带说句,如哥哥这个称呼的字面意思,利威尔是个堂堂正正的成年男性。可是“嫁”这个字不是女字旁的吗。之后再重新查查字典吧,三笠一边想着一边姑且往嘴里送着米饭。

利威尔恳切的声音还在继续。

“因为他向我求婚了。在这里不点头的话还算什么男人。”

“哥哥,我不知该从哪开始吐槽好。”

“说什么蠢话,可以插入我的只有艾尔文而已。”(三笠用的突っ込む有吐槽的意思也有插入的意思ww)

总觉得刚才听到了超级多余的情报。

三笠不由得放下了筷子。

“…………是男人吗?”

“我说了是要嫁过去的吧。艾尔文·史密斯,一个好到不像话的男人。”

他那坦荡荡的态度让人忍不住要回一句是吗我明白了。刺眼的晨光透过窗玻璃铺洒了一桌,坐在矮桌前的三笠觉得自己的常识摇摇欲坠。啊啊头好疼。

无视了正无意识地揉着太阳穴的三笠,利威尔自顾自地望向远方。

“也就是说我就要成为利威尔·史密斯了,终于能和阿克曼说再见了。”

利威尔感慨颇深地收回视线。

他那表情肌早已死绝的脸上正竭力地在嘴角露出点轻微的笑意。

“也许对你来说是重要的母亲的姓,但对我来说就是渣渣废物低俗的垃圾般的东西,可以直白地说出来真是神清气爽。”

明白过来的三笠无言地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兄长口中的“渣渣废物低俗的垃圾”的他父亲,似乎是那种“现在估计已经全身血洞地沉在亚马逊河底了吧”的人。

“你不用介意继续叫阿克曼便好。嘛怎么说,你的母亲和我都是正派的人,你虽然有点阴郁不过也是个正经的人,只是那个男人突然变异了而已,并不是说阿克曼家全家脑子都坏掉了,你就安心吧。”

虽然三笠总觉得刚才听到的报告内容不是正经的人会做的事,不过她的脑子已经累得转不动了。各种各样想要问的想要说的都快自成山脉,但既然是兄长的选择那就这样吧,她快要自暴自弃地想。

如果兄长要结婚了的话也没什么关系,自己也是时候要考虑前途问题了吧。三笠今年十五岁,刚好是要接受高中入学考试的学年。该去找租屋或者宿舍吗。

三笠一时陷入沉思,再次起筷的利威尔却超随意地又抛下了一枚炸弹。

“你这么快就能理解真是帮大忙了,那就事先做好搬家的准备吧。”

“…………哈?”

“我们下周就要搬去新家了哟。”

这家伙在说啥啊。

无视了目瞪口呆的三笠,利威尔慢条斯理地说着诸如“今次的家铺了地板所以能好好扫除了哦,还能泡澡,饭不够的时候也能再烧。”之类的话。

“等等,我也要在那一起生活吗?”

“当然啊,怎么了,你该不会是想着可以在宿舍或者租屋里无法无天了吧。”

利威尔的目光险恶起来。他本来就面相凶狠,现在总觉得露出了杀人狂般吓人的表情。

虽然三笠没有特别想着要无法无天什么的,不过她的动摇果然被察觉到了吧。利威尔郑重其事地再次放下了筷子。

“三笠,你的双亲把你拜托了给我,所以直到你好好地读完高中大学,再像艾尔文那样在一间像样的公司里就职,这说来好像有点太奢侈了,总而言之在把你嫁给一个能挣钱又老实的男人之前,我都有照顾你的义务,所以你别顾虑些有的没的。”

这哥哥的语言表达能力真是极端低下。

他想要说的其实就是“你是我的家人”吧。虽然三笠也不擅长条理清晰地说明问题,不过她并不是那种连人心都一窍不通的笨拙少女。充分明白了利威尔想要说的话后,她脸上发热的同时,胸口也微微地暖和起来。

利威尔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

“把下周日空出来。”

他生硬地说着把酱菜塞进了嘴里。

这顿早餐真是吃得太窘了。

 

 

给我等等。

三笠直到那天午休打开兄长的手制便当(因为太羞耻所以明明说了别再做了,可今天还是塞满了星形的牛油煮胡萝卜和贴着笑脸海苔的饭团)时才回过神来。

把周日空出来。

虽然自己老实地点了头,可根据上下文来看这不就是要和对方那个男人——好像说了叫艾尔文什么的——见面吗?

那算什么啊自己才不想见那个人,确切来说是成为哥哥的伴侣的人什么的完全不想见到,可以的话连存在都不想知道。

对青春期的少女来说,和哥哥的恋人,还是结婚对象的男人见面可是相当大的考验。可是一度点头答应了,现在才来说果然不要的话事情会变成怎样呢。

三笠完全可以想象到后果。

哥哥大概,会放弃吧。

他应该不至于连恋情都舍弃。可是,他会放弃和对方一起生活吧。至少,在把三笠交托给如他所说的“能挣钱又老实的男人”之前,他会押后自己的恋情。哪怕因此而被对方甩了,他也绝对不会告诉三笠,更别说朝三笠发脾气了。他肯定只会一个人悄悄地悲伤,然后又一个人悄悄地重新振作起来。

在那样年轻的时候便接下了养育幼小的表妹的重担,但迄今为止毫无怨言,每天都坚持为自己做着便当,看着他那身影,三笠便能感受到他的慈爱。

这样的利威尔告诉了三笠,自己有想要一起生活的人。这份爱恋是有多深呢。

(我不能妨碍哥哥的幸福。)

三笠一边把章鱼小香肠往嘴里送,一边毅然决然地想。她也在以自己的方式仰慕着、珍惜着哥哥。她希望利威尔能获得幸福的心情恐怕与利威尔对她的期望不相上下。

因此的话。

为此的话。

(…………男人啊…………)

三笠头上的乌云又变厚了。

——这状况对青春期的少女来说,果然是复杂过头了。



TBC

-------------------------------------------------------------------------

因为这篇三笠视角看团兵放闪太萌了所以先放着一点上来ww



19 Jul 2014
 
评论(7)
 
热度(85)
  1. 票瓜moko 转载了此文字
© mo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