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真的要结婚了吗(下)

※ 作者:布団  id=8307451

※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669179

※ 译:moko

※ 侵删&请勿转出lofter

※ 短篇现paro,放闪注意,利三兄妹梗

==============================================

纵三笠百般苦恼时针还是兢兢业业地朝前走着,一转眼便到了周日。

三笠当然没有什么专为这种场合准备的唯一一件好衣服。她思前想后,结果还是决定穿着学校规定的水手服去和那男人见面。利威尔穿的是简单的衬衫。他没对三笠的打扮做任何评价,轻哼了一声便快步走了出去。

在身高早已超过兄长的三笠看来,利威尔那矮小的背影看似若无其事,却萦绕着微妙的紧张感。两人没过多交谈,只是默默地朝隔着两个车站的咖啡厅走去。

不可思议的是,在他们推门走进咖啡厅的瞬间,伴随清脆的当啷一声,哥哥一直紧绷的肩膀倏然放松下来。

“艾尔文。”

利威尔的呼唤里有三笠从未听到过的柔软。

坐席上一个男人应声站了起来。

三笠怔怔地仰望着对方。那男人个子很高,身材健壮,天花板的照明让他的一头金发熠熠生辉。精悍的面容挺直的鼻梁,一双瞳色如湛蓝的天空般的眸子中泛起了温柔的笑意。

“呀,利威尔。”

低沉而稳重的声音轻叩着耳膜。

利威尔轻快地走近男人身边,咚地一声毫不犹豫地把额头抵在了男人宽广的胸膛上。

“让你久等了抱歉。”

“没等多久哟,你像往常一样时间刚刚好。”

男人轻笑着,手指在利威尔的发丝间滑过。

看到瞬间猫化的兄长,三笠杵在原地五雷轰顶。在别人看来也许还是往常那张扑克脸,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利威尔露出如此毫无防备地求安抚的表情。在她惊呆的期间,那个金发的男人两手搭在她兄长的肩上,朝她微微一笑。

“你好。”

“……你好。”

隔了一段长到不自然的沉默三笠才开口应道。

啊,这人是自己应付不来的类型。

她瞬间确信了这一点。

搞什么啊这个闪闪发亮的男人。没想到哥哥居然是这么容易看穿的外貌协会成员。那人就像画上那些金发碧眼的the good man是怎么回事?而且还表情爽朗人畜无害的样子。对像三笠这种认生症还在不断恶化中的类型来说难度也高过头了吧。

“初次见面,我叫艾尔文·史密斯,能见到让利威尔自豪的妹妹真是太高兴了。”

“是表妹……”

三笠拼尽全力的抵抗在那可掬的笑容前溃不成军。这是什么好耀眼。

在对方的催促下三笠入了座,然后再次震惊了。

“利威尔,你是要红茶对吧。我刚才打听了一下他们用的似乎是上好的大吉岭。”

“切,你这家伙还是老样子体贴得要命。当然那样就很好了。”

以奇迹般的神速开始打情骂俏的两个男人就那样旁若无人地并排坐着。对面是三笠孤身一人。这种时候利威尔难道不是应该照顾妹妹的心情然后坐在三笠旁边的吗!!

三笠这样想着泪汪汪地看向自己的兄长,可对面的利威尔视线却一直朝上黏在了那男人的脸上。那种热切与迷恋就好像迷了路的小狗与最爱的主人的重逢。

啊啊,哥哥果然堕入爱河了。

三笠骤然深切体会到这点。

利威尔还是那个神经质毒舌洁癖长年皱眉头的利威尔。但即使凶恶的面相现在丝毫不变,三笠也总觉得似乎能看到兄长的周围有些闪闪发亮的东西在飞舞。那并不是像那个叫艾尔文的男人那种由于容貌而产生的炫目感。

那是从他身上渗透出的满足感。

安心、幸福和信赖。蕴含着这些词汇的安稳的空气正团团地包裹住利威尔的全身。那并不是利威尔一个人营造出的氛围吧。正因为有那双回望他的温暖的蓝眸的存在。

才碰面了数分钟,三笠便心领神会了。围绕在他们身边的这种如和煦春光的氛围,想要察觉不到才比较困难吧。

什么嘛,那样的话,这就够了,

一直紧绷的身体不知不觉放松下来。对方不仅是个男人还随随便便到处放电什么的,那样的事已经没所谓了。三笠觉得自己已经对哥哥放出的压倒性的幸福感缴械投降了。

 

 

“三笠小姐是中学生?”

“今年是三年级……”

“是吗。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呢,真是抱歉。”

“没事。”

三笠并不擅长接话。她一次又一次地卡词,但艾尔文一直保持着温厚的笑容,极其自然地抛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把对话接下去替她圆场。利威尔有时会插一句,可是大多时候都是一脸惬意地啜着红茶。那态度就像在说只要把事情交给艾尔文就万事大吉。

三笠自己也稍微察觉到了。虽然她依旧紧张,但最初抱有的警戒心已经大多放下了。这男人的举手投足间有一种能让人觉得交给他完全没问题的感觉。这让三笠不由得想起了那在记忆中已经暧昧不明的名为“父亲”的存在。

艾尔文的眼中含笑地凝视着三笠。

“虽说是表兄妹,但你们还真像呢。”

“说什么蠢话,她和我这种人哪里像了。”

“例如面容都很端正,还有氛围吧。啊,那头美丽的黑发也一模一样。”

“……嗯。还不赖,不过你当着我的面赞美别人果然还是让人不爽,哪怕那是三笠。”

“你吃醋这点也很可爱哟,利威尔。”

——看着这两人在眼前打情骂俏还真是让人心情微妙。

 

简单地碰了个面之后,他们便决定去新家看看。艾尔文似乎已经先在那住下了。新家在离车站前的咖啡馆大约五分钟脚程的一个绿意盎然的住宅区中,三笠稍微落后那并肩而行的两人几步而跟在后面。矮小的利威尔和高大的艾尔文,如夜空般乌黑的黑发和如暖阳般灿烂的金发,一切都是刚好相反,但那结伴而行的背影却意外的融洽和谐。那两人似乎还会无意识地不时勾住对方的手指或轻碰对方的手臂,亲密到让作为妹妹的三笠都不知该把眼睛往哪放了。

即将共同生活的新家是一幢二层的独户洋房。

房子不仅配有车库,还有一个小巧的庭院。对生活在简陋的公寓里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如同城堡一般的豪宅了。可刚走进玄关,利威尔就生气地瞪大了眼。

“喂,艾尔文,走廊这不是积灰了么?”

“嗯?奇怪呀,我明明打扫了……”

“不管怎样四角的地方你这家伙肯定又没打扫到吧!?要洗的东西肯定又攒起来了吧?可恶,别碍事。”

利威尔的样子就像在自己家里似的。大概他已经来过这很多次了吧。他打开了鞋柜旁的柜子,从中取出了三角巾和围裙,然后便一边挽起袖口一边气势汹汹地往屋子里走去。

他完全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本来就凶恶的面相越发接近恶鬼了。

“利威尔每次打扫的时候就像一只能干的妖精一样呢。”

艾尔文笑意盎然地评价道。他笑得再崩坏一点的话三笠都想要用色迷迷来形容了。帅气是他的优点,至于那双湛蓝的眸子是摆设还是被糊住了就先放在一边吧。

“请进。如果妨碍了利威尔打扫的话会惹他生气的,所以我就先带你去看下你的房间吧。”

艾尔文口中所谓的妖精在屋子深处发出的危险声响和诅咒般的碎碎念对他来说仿佛耳边的一阵轻风,他取出了拖鞋催促着三笠进屋。

他们踏上玄关一旁的楼梯来到了二楼。多亏那镶入到天花板附近的窗户,家里十分明亮,而且宽敞得哪怕是高大的艾尔文穿过也不显得狭窄。男人修长的手指指向了楼梯尽头右手边的第一间房。

“这里是利威尔的房间哟。”

“哥哥的房间?”

三笠还以为他们肯定会睡同一间卧室的。艾尔文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虽说是伴侣但个人隐私也是很重要的呢。对面可以说是我的书房吧,嘛就是个放书的地方。虽然平时基本都关着门,只有休息的日子才会进去。”

艾尔文咔嚓地打开了门,三笠探头看进去。只见书架被塞得满满的,书桌旁还搁着躺椅。就像画里的书房一样。如果有感兴趣的书的话可以随便拿来看哟,艾尔文轻快地说道。也就是说这里出入自由吧。

原来不仅一楼有卫生间二楼也有。这让三笠内心稍微松了口气。这年纪的少女可是有各种各样的心思啊。

“然后,利威尔的旁边就是你的房间。”

“……史密斯先生的房间呢?”

“叫我艾尔文就好了。我的卧室在一楼,因为已经是大叔了呢,上下楼梯可是够呛的。”

艾尔文顽皮地朝三笠挤了下眼。

二楼是阿克曼兄妹的生活圈,而艾尔文不会入侵其中,三笠可以从艾尔文的只言片语中感觉到这样的暗示。考虑到利威尔总不会到了现在还在自己和艾尔文之间划着界限,也就是说这全都是出于对三笠的顾虑吧。

被领进的房间大约有六坪,铺的是地板。有一扇突出的窗户,小巧的凉台还连着个垃圾口。灿烂的阳光洒满一室,一眼便能看出这是这个家里最好的房间。阳台的对面越过细长的步道可以看到公园的绿荫。在树与树的缝隙间露出的花坛一角,或洁白或明黄的花朵正随风摇曳。

“据说那路边栽的是山茱萸,到了春天的时候会开出很美丽的花呢,真是期待啊。”

两人并肩站在凉台上,三笠抬头看向身边的这个男人。

在作为女生来说也算相当高挑的三笠看来,这男人的个子依然高得站在他身边的话就不得不仰起脖子。据说是个在公司工作的上班族(他干脆地透露的公司名是个著名的大型企业),家人只有在远方当着老师的父亲一人(似乎已经和利威尔见过面了。虽然“沉默了三分钟左右”,但还是“对我说如果那是你所选择的人的话”(那就这样吧)。即使是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三笠也忍不住想要和那老人握手了),除此以外,三笠对这男人几乎一无所知。午后的阳光在男人的金发上跳跃着。

感受到来自下方的视线,艾尔文温柔地嗯?了一声歪头看过来。

“艾尔文先生你……”

“嗯。”

“和哥哥是怎么……”

三笠有些支支吾吾地问道。总觉得自己就像爱刨根问底的不讨人喜欢的孩子一样,有些难为情。艾尔文湛蓝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回问道。

“也就是说亲近的契机?”

“……是的。”

“嗯……”

他手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盯着他的三笠蓦然发现他的脸颊和眼角都发红了。

这个人,在害羞啊。

“嘛,那个,要告诉像你这般年轻的女孩子还真是难为情呢。”

之前那沉稳而清晰的语调变得有些慌乱。

“简单地说的话……就是一见钟情吧。”

“……哈?”

三笠忍不住胡乱地应了一声。

一见钟情。

这应该不是美国制造的词汇才对啊。三笠脑海中浮现出兄长那凶神恶煞眉头紧皱的样子。当然三笠比谁都明白利威尔是个内心温柔的人,但总觉得他和一见钟情这种词汇的违和感难道不是能挤进世界前三了么。

三笠不由得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虽然厚脸皮地说出了这样的台词,结果自己却陷入了一场更为浩大的害羞中的男人。

“我想你刚才也在玄关那听到了,我对收拾这种活是怎么都不擅长。”

“嗯。”

“和利威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是在另一个地方的房间,总而言之当时真的很头疼。不论我怎么收拾,房间一点也没变整洁。就在如字面意思的走投无路日暮途穷的时候,我偶然发现了他家公司的广告。”

兄长在一家清扫公司就职,只要有委托就会直接上门服务。看来他被派去的工作地点恰好就是这个男人的家吧。

“我当时的心境就像在等待一个能对这如噩梦般的房间做些什么的魔法师一样。门铃响起的时候,我可是抱着迎接救世主的心情去开门的哟。结果一打开门就吓了一跳,门外居然站着个如此可爱动人的人……!”

这个男人和我看见的是同一个世界么。

三笠忍不住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艾尔文仿佛眺望着远方的记忆一般目光迷离,脸上泛起了红晕。

“真的如同梦境一般。那专注地凝视着我的目光就像借来的猫咪一样老实温顺惹人怜爱,我都几乎要以为那是偶尔会来家里的野猫变成人了。而且说到他那美丽的乌发……都一把年纪了说这话也很不好意思,但真是让人怦然心动啊。”

看来真的不是因为把兄长错当成强盗而心跳加速啊。

“我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当场跪下,牵起他的手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你般美丽的人,希望你能成为我重要的人。”

“……是吗。”

真希望他也能察觉到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已经对这个话题失去兴趣了。

和如同泼洒着光粉般沉浸于自己甜蜜的回忆(希望他神智还正常)的艾尔文刚好相反,肩头黑云压顶的三笠正努力地寻找着接话的机会。可能的话要结束这个话题。

“那个,对你的话,哥哥他……”

“啊,那已经只能称作是命运了吧。他居然也对我有同样的想法,现在想起来也还是好可爱……他满脸通红地回握我的手,说‘这种话还是在安静的地方说吧’于是我们就往床……啊,不是,那个”

艾尔文以不自然过头的咳嗽把话的后半截给蒙混了过去。三笠攥着栏杆,拼命地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啊啊又听到了骇人的怎么都好的情报了。话说回来跟自己知道的爱情罗曼史基本不一样啊。所以说大人这种生物真是。

“嘛那个,就是说,总之我们的交情就逐渐变深了。然后就成了今天这种样子。”

“……我非常明白了。”

发问的我真是傻瓜,可是现在才来后悔也太迟了。想着要远离这种等同于精神攻击的爱情故事,三笠问了最后一件在意的事。

“那是什么时候的……”

“嗯,刚好一年前吧。”

“一年?!”

三笠震惊地看着男人。

艾尔文迷惑地点了点头。

“对啊,刚好是初春时候的事呢,就跟现在差不多时节。”

可是,三笠愕然地呢喃着。

一,年,一年。

“可是,哥哥一直……”

没错。利威尔不是一直在家吗。无论是这一年,还是从被他抚养开始到现在,他从来没有试过让三笠大白天一个人看家,连让她一个人吃早饭或午饭这种事也没发生过。更不要说晚上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家里了。利威尔无论什么时候都陪在三笠身边。他绝对不会让三笠孤单一人。

因此兄长的结婚宣言对三笠来说才如同晴天霹雳,她也一直以为既然说了是命运估计两人相遇也就过了个几天而已吧。在这整整一年间,他们到底是怎么约会的呢。

三笠无法说出口的疑问似乎丝毫不差地传达给了这男人。

艾尔文沉稳地笑了。

“没什么,对社会人来说只要想见面的话白天也能见上哦。因为时间不是等出来的,而是挤出来的呢。”

在他那理所当然又自信的话中可以看出这人的工作能力估计很强。

可是,三笠欲言又止。即便在白天挤出了时间,也没法悠闲地度过吧。两人都有工作,一方甚至还要抚养家人。

“我妨碍了……”

“不是那样的哦。”

被干脆利落地打断了。艾尔文的声音虽然不大口吻也不强硬,但却似乎渗透着一种不容反驳的威严。

“我很明白对利威尔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在他的世界里首先有你。我认为他是以你的存在为大前提而扩展自己的世界的。”

那双蓝眸认真得让人害怕。

艾尔文一字一句,语重心长地向三笠解释。

“我深爱着那样的利威尔。也爱着,想要去守护他所珍爱的东西。——利威尔是真的把你视若珍宝的哦。所以我也想要好好珍惜你。”

看着发怔地仰望着自己的三笠,艾尔文温柔的眸子柔和了下来。

“——突然说成了你的家人,一时间要接受也是很困难的吧。你不用勉强自己也没关系的哦。只是,我想让这个家成为能让你安心生活的家。只有这点,希望你能相信我。”

三笠像被诱导似的顺从地点了头。

艾尔文一副稍微松了口气的样子,露出了微笑。说不定,这个人也在紧张着啊。三笠蓦然想到。

“太好了。——谢谢你。从今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这温柔的声音听起来也似乎有些难为情。

 

 

过了午夜,三笠和利威尔一起辞别了新家。

在利威尔打扫得心满意足的家里,三人围坐着享用了手制料理。明明妹妹当前,还是未婚夫妻的两人却毫不客气也没半分踌躇地一直打情骂俏打情骂俏打情骂俏(作者可能觉得太重要所以写了3遍ww),导致三笠无数次严肃地考虑着要不自己先回去或劝哥哥住下来。当然利威尔才不可能答应呢。

只是在向艾尔文做了告别以后,他们让三笠先走出了玄关。恋人间的依依惜别被留在了门内。这种程度的体贴也是应该的吧。

夜晚的住宅街静谧无声,虽然路灯盏盏,但夜空中的繁星还是清晰可见。三笠一边仰望着那微弱的闪烁,一边想着自己有好一阵子都不需要漫画电视剧或爱情小说了。

背后传来喀嚓一声,玄关的灯光一直延伸到脚下。

“真的不用送你们吗?”

“你不是喝了点酒吗?今晚夜色正好我们走路回去,你就拉完屎赶紧睡去。”

兄长的语气依旧很粗鲁,声音却柔和得有些甜蜜。艾尔文一直送他们到大门口,他站在逆光处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总觉得笑得有些寂寞。他们一直以来都像这样和对方告别的吗。兄长也一直别开了视线。想必也是很不舍吧。

“——要搬过来还要好一阵子吧。”

“天知道呢。虽然什么都还没定。”

利威尔的声音低若蚊呐。

“会抓紧时间的。”

看着一直垂着头的利威尔,艾尔文温柔地笑了。

“……嗯。”

“那我走了。”

“打扰您了。”

“今晚很开心哟,三笠小姐什么时候都可以过来玩的。”

“好的。……那个”

三笠抬起头,只见艾尔文疑惑地歪了下脑袋。

“叫我三笠就可以了。”

说完该说的三笠再次低下了头。总觉得有点能明白兄长的心情了。要直视这喜悦的微笑还真是需要胆识啊。

“晚安。”

“晚安。路上小心。”

兄长的手叠在了扶着门的艾尔文的手上。为了不去看他踮起了脚,三笠装作浑然不觉的样子先往外走。兄长很快就追了上来超过自己,可是不时会放慢脚步回首张望。三笠毫不怀疑门口那还伫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最后弯过拐角,利威尔突然叹了口气。

那叹气让人难过,但三笠什么也说不出口。

夜路鸦雀无声。各家都已经吃完晚饭,在共度睡前这段安稳的时间了吧。笔直延伸的道路两旁,等距地竖立着的路灯柔柔地洒下圆锥形的光影。

沉默地迈步的兄长蓦然开了口。

“怎么样?”

可以肯定他问的并不是对新家的感想。

“我觉得他是个好人。”

听到出乎意料的坦率回答,利威尔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别迷上他了哟。”

“才没有。”

冷淡地回了一句,三笠过了好一会才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人,似乎很喜欢哥哥你。”

“……嘛还好。”

不见得是坏事的语气。

“虽然对你有些抱歉,但谁叫那家伙对除我以外的人都没兴趣呢。”

“没什么好抱歉的……”

“那家伙的确是个好人。虽然自我为中心得不像话又贪得无厌不择手段超不擅长打扫而且性格和品质都糟透了,但还是个本性耿直得让人讨厌的混蛋。”

浑身上下都是让人不安的因素是我的错觉么。

依三笠所见,艾尔文是个很认真诚挚的人。嘛,虽然会和哥哥打交道的大多都是些脑子里的螺丝松了的人。

“他说对你是一见钟情。”

三笠一时想起冲口而出,利威尔再次轻轻地哼了一声。

“算是吧。刚见面三十秒就被表白还是第一次。”

“哥哥你那时是怎么想的呢?”

“我告诉过你了吧,是命运。”

利威尔那淡淡述说的侧脸上表情纹丝不动。连一丝羞涩都捕捉不到,语调愈发平缓。

“和那家伙相遇的瞬间,脑子里响起了钟声。”

“……像除夕夜的钟声那样的?”

“为什么是驱除烦恼的方向啊。和那刚好相反。”

“那……是像歌喉动听的人发出的那种?”

“那不是散场通知么。都不是,非要说的话是教会的钟声。”

三笠还在思索着到底是怎样的钟声,但看哥哥已神游太虚的样子便不打算再追问下去了。

“那钟声在脑子里回响。也许还有鸽子飞起来了。我觉得那就是命运了。——嘛可是我也不是那种屁眼松的男人。准确地来说还一次都没松过。不管是命运还是别的什么都得好好确认一下吧,……这后面的事当你到了十八岁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即使到了十八岁也绝对不会问的。

三笠在心中暗暗发誓。

“然后就开始交往了吗。”

“嘛,就是这样。”

“你喜欢艾尔文先生的哪里呢?”

“脸和身体和性格和声音。”

问这种问题的我真是笨蛋,三笠今天第二次后悔了。

利威尔露出了非常正经的表情。

“然后就是那个了吧,他会挣钱这点也很得我心。”

“……钱的问题么。”

“那当然。有了钱的话就没啥好烦恼的了。虽然我也有好好攒着你的学费,但如果有什么情况发生的时候能依靠的最终还是经济能力啊。”

那是工作者的表情。同时,也是作为一个人的抚养者的表情。

难过和骄傲涌上了心头,猛地揪住了三笠的胸口。她望着路灯下哥哥那小巧的脑袋的剪影。利威尔的世界里首先有你。艾尔文对她说的话在脑海里回旋。哥哥明明那样地舍不得,那样地喜欢着那个人。

“……我听艾尔文先生说你们从一年前就开始交往了。”

“连这样的事都说了吗,可恶。”

“可是,哥哥你一直都呆在家里。因为有我在。”

“三笠。”

利威尔没有回头,冷冷地说道。

“如果你要说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话,我就拔了你的臼齿和门牙给它们换个位置。”

“不是那样的。”

三笠不由得语气有些激动。

利威尔停下了脚步,从他脸上依旧无法窥得半点表情。在他紧紧地钉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中,三笠拼命地搜肠刮肚找着合适的言语。

“我不是想道歉。虽然我很想道歉但想说的不是那个。”

她努力挤出了声音。

“谢谢。”

两边都杵在了原地。

兄长姑且张开了嘴,闭上,然后又张开。两人微妙地错开了视线。

过了好一阵子,利威尔才回了一声“哦”。

哥哥没对自己说才不需要什么道谢,或者,那是我的台词。只是,接受了自己的道谢。那真让人高兴。

两人再次迈步往前走。

路灯拉出了长长的影子。某一天像这样一起走的影子会从两个人变成三个人的吧。三笠试着想象了一下,似乎也没这么坏。

“哥哥。”

三笠唤了一声。

“早点一起生活就好了呢。”

“……嗯。”

那颌首的侧脸总觉得有些孩子气。

 

 

哥哥也好,那个男人也好。

三笠觉得他们都有点滑稽。明明两个人都是那么正经的人,但一碰到对方的事就会脱线得让人目瞪口呆。这就是所谓爱情的威力么。

如果会变得那么奇怪的话,自己目前还不想跟这玩意扯上关系啊。

三笠虽然这样想着,但在飞速地搬完家后的第二天,她便与来玩的那个据说是艾尔文的外甥的少年和他的青梅竹马相遇了。

此时的三笠还不知道,和哥哥那时一样,自己的脑子里也会响起高亢的钟声。

 

 

那又是一个春意尚浅的无月之夜的故事了。



END


----------------------------------------------------------------------------

迟了大到的七夕贺礼!!懒癌晚期也有回光返照的时候(๑•ㅂ•)و✧

本来打算七夕的时候放出来的结果没赶上就拖到今天了。。。七夕那天室友们都出去秀恩爱给别人看了我一个人在屋子里看两个男人放闪觉得自己也是蛮拼的TVT

别问我为什么下篇比上篇长这么多人家就是大长腿【什么鬼TVT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ω`●)

05 Aug 2014
 
评论(6)
 
热度(74)
  1. 票瓜moko 转载了此文字
© mo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