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黎明前最让人讨厌

※ 作者:やもと  id=8207782

※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870410

※ 译:moko

※ 侵删&请勿转出lofter

※ 已完结,原作背景,即将成为团长大人的坏心眼艾尔文 X 天然呆利威尔

==============================================

在这有些闷热的午后,利威尔久违地上了大街。

最近几乎都是兵营训练场两点一线,饶是他也不禁对这街上耳目一新的建筑物多看两眼。

可是他的目的地早已确定,所以脚下也没过多流连。

 

那是街上的一间酒屋。

利威尔在破旧的木门上咚咚地叩了两下。

 

“把这里最好的酒中,从上往下数5瓶,卖给我。”

 

他砰地摔下了手中所有的钱,那样子简直就像在威胁。

酒屋主人一瞬间咽了口气,看着利威尔的兵服和丢出的货币,变了脸色。

 

利威尔对除此以外的祝贺方法一无所知。只是觉得自己必须得做些什么。

毕竟一直关照自己的家伙终于在调查兵团里出人头地了。

虽然他也迷惑过是不是说句“恭喜”就够了,可一想到自己从那男人那收到的各种各样的恩惠。

的确,现在身上佩戴的领巾,话说回来还有惯用的钢笔也是。

明明说了并不需要,但那男人每次去王都出差回来却肯定会打着“土特产”的旗号给自己买些什么。一直从那男人那收到礼物他才受不了。

所以今天轮到利威尔当送礼物的那方了。

 

“号外,号外唷!”

 

刚走出酒屋,投递报纸的小伙计撒出的纸片便落到利威尔的脚边。他随便瞟了一眼,只见前几天壁外远征的报道登得老大。死了多少人之类,烧掉了多少经费之类。

还有关于下一任的团长。

到处都能听到人们闲聊的声音。

 

“下次调查开始就要换团长了嘛。”

“据说是个脑子聪明得令人害怕的男人哦。”

“看这画像,就是他。”

“嘛……怎么说”

 

“像是个好男人。”

 

利威尔两手抱着成串的酒瓶钻进了马车。

车夫瞥了一眼他的军服,似乎不需要吩咐便已经明白了他的目的地。

 

明天。

利威尔的上司艾尔文·史密斯就要就任调查兵团第13任团长了。

 

 ◆

 

回到兵营,利威尔径直朝办公室走去。分配给团长的办公室是这兵营内最大的的一间。

洒满余晖的走廊寂静得仿佛平日的喧闹都成了虚幻。利威尔想着赶紧把事情解决,手伸向了门把。

“……?”

途中却听到了里面传出说话的声音。那把低沉的嗓音恐怕就是艾尔文无误。

而另一个声音如银铃般轻细。利威尔马上反应过来那是女人的声音。

总觉得现在推开门的话会很糟糕,利威尔屏住了呼吸。

也许待会再来比较好。

利威尔正准备迈步离开,那女人走投无路的声音却透门而出听得一清二楚。

 

“我一直仰慕着艾尔文分队长。”

“……”

“无论如何都想在您就任团长之前,向您传达我的心意。”

 

自己貌似出现在了时机最坏的时候。

利威尔睁大着眼,两脚钉在了门前。

 

的确艾尔文接任了团长的话,他迄今为止的立场就完全改变了。

虽然他过去担任着分队长一职,但如果成了团长的话就基本成为一个公的存在。

这样一来他呆在兵营里的时间估计会减少,和一介士兵打交道的机会也很少了吧。

就是因为如此,那女人才想在变成这样之前来告白吗。

 

就在利威尔手足无措之际,里面突然传出哐啷一声。

紧接着响起的是女性短促的悲鸣和衣物摩擦的声音。

“……?”

利威尔震惊地转过身。

下个瞬间,门便轰地敞开了。

“!”

飞奔而出的是今年刚入团的新兵。

对少女脸上的表情惊鸿一瞥,利威尔不禁愣住了。

她双眸泛泪,发红的脸颊垂得低低,飞快地穿过走廊跑远了。

 

“……。”

“偷听还真是恶趣味啊。”

“哇!”

利威尔吓了一跳回过头,一个高大的男人正站在他身后。

“艾尔……”

“你什么时候开始在那了,利威尔。”

艾尔文一脸无辜地朝利威尔眨着眼。他似乎对那天真少女的泪水毫不在意,这让利威尔有点不爽。

“你这家伙……难道对那女人出手了吗?”

虽然他信赖艾尔文,但如果这家伙真的对那样的小丫头霸王硬上弓了的话,他还真不能视而不见。

看着利威尔满腹狐疑,艾尔文露出了苦笑。

“还真是意外啊。才没有出手哦。倒不如说是被出手了比较正确。”

“……哈?”

“她似乎一直暗恋着我呢。被我郑重地回绝了以后就一时冲动地抱上来了。所以在拉扯中我才会抓住她的手臂牵制住她。”

“……”

“仅此而已哟。”

 

利威尔听完已经惊呆了。

虽说是对恋慕已久的心上人,但居然有新兵敢对上司做出这么大胆的行为。就算是多涉世未深的小毛孩,有些事也是不能做的吧。

“这么……一回事么……”

利威尔努力忍受着袭来的眩晕感。

“士兵也有很多种嘛。”

艾尔文佩服地感叹完,像是对这件事丧失了兴趣似的开始检查门的状况。少女刚才飞奔出去的时候,门的铰链似乎松掉了。

“喂,没问题吗?如果那女人在奇怪的方向上产生错觉的话,你也许会被缠上哦。”

“我好好地拒绝了所以没问题的。我告诉她我有喜欢的女人。”

“……哈?”

“嗯。”

“……喜欢的女人。”

“啊啊。”

“什么啊那是……。谣言吗?”

“不是。”

利威尔本以为那是为了让那新兵尽早放弃的借口,不想艾尔文干脆地摇了摇头。

“那种事我从来都没听说过。”

“也是。因为我迄今为止还没告诉过任何人。”

“……对方是那种必须要封口的身份?”

“不是那样。不过,我一直喜欢着她。”

艾尔文有些困扰地垂下了眉眼,利威尔隐约察觉到内情似乎相当复杂。

 

艾尔文居然有喜欢的女人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在这个一直高歌着歼灭巨人和人类进步的男人心中,居然还残留着这种世俗的感情吗。

而自己明明一直在他身边工作,却从未见过他为女人心神不宁的样子。

“话说回来利威尔,那是什么?”

在利威尔发怔之际,艾尔文指着他夹在腋下的酒瓶问道。

“啊啊……这是那个。我给你的晋升祝贺。”

“晋升祝贺?”

“没错。”

他惊讶地睁大了眼。

“里面有些年代相当悠久啊……不会很贵吗?”

并不是那么了不起的东西。利威尔本来的计划是想趁还没被发现把酒放进办公室就离开的。

“好了你快收下。”

他有些发窘,恼怒地把手中的酒瓶一推。

一只宽大的掌心沙沙地揉乱了他的头发。

艾尔文像是在说做得真好,露出满足的微笑。

“……没什么。谁叫你整天在我身上乱花钱,我不还点什么心里不舒服而已。”

“那还真是谢谢了。”

“话说,手。放开。”

艾尔文的手还罩在利威尔的脑袋上。

每次被他揉头发时,利威尔都忍不住想要吐槽。

你这家伙不会是把我当成猫或狗之类的动物了吧。

 

虽然最初的计划完全乱了套,但无论如何目的还是达到了姑且就这样吧。

“那我走了。你别喝通宵喝到第二天宿醉哦,团长大人。”

“我还不是团长哟。”

“反正已经板上钉钉了没啥区别吧,这样叫不也挺好的。”

“直到今天为止我都还是分队长。”

这人真是强词夺理。可是想到一一抬杠也太麻烦,利威尔决定这里就让个步好了。

“那么,分队长你就好好享受这最后一晚吧。”

“等等,利威尔。”

“?”

利威尔正准备转身离开,手腕却被猛地一拽。

“……干嘛。”

“你今晚有什么计划吗?”

“……没什么。”

虽说是公休日但也没什么特别要做的事。士兵们被允许外出,吃完晚饭回来的人零零散散,兵营里显得有些冷清。

这个闷热的黄昏只有虫蛉还在吱吱喧闹。

 

“那样的话,机会难得,不喝一杯吗?”

“哈?”

“趁我还是分队长,想要和你喝一杯。”

“……和你一对一?”

“没错。”

“可是明天不是要起早?”

“午夜之前散场就好。起码最后你就陪一下我吧。”

利威尔拧着眉犹豫不决。也不是说不愿意,可是也没法立马答应下来。

他还在纠结着,艾尔文却二话不说拉着他的手便把他请进了办公室。

 

“好了,过来吧。”

 

 ◆

 

茜色和浅紫的画笔层叠填充的天空在窗外朝远方延伸。酷暑的一日终于迎来尾声,暮色降临到窗际。

 

两人之间上好的酒瓶一字排开。

隔着粗木纹的桌子,利威尔和艾尔文面对面地坐着。

“……没所谓吗,用这个房间。”

“今天是公休日,做什么都不会被处罚的。”

男人悠闲地翘起腿,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么,从哪瓶开始喝呢?”

由于是上司的邀请利威尔没能拒绝,但老实说,他并不太擅长喝酒。

而且他买来的是最昂贵的五瓶,里面全是烈酒。

就在他一脸不耐地盯着上面的商标时,艾尔文拿起了其中的一瓶。

“啊啊,这个是我喜欢的酒。不愧是利威尔,真了解我。”

“……。”

我才不知道那种事,利威尔刚想还嘴却又觉得这时候还是闭嘴比较好。

“话说你平时喜欢酒吗?”

“……一般。”

“一般是什么啊一般。”

“一般就是一般。”

利威尔以别再刨根问底的眼神瞪了艾尔文一眼,后者还故意地耸了耸肩。

“话说回来第一次带你去酒会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啊。你连杯子都不沾一下。”

“……你这家伙,别拿那时候的事来当例子。”

“后来我还想着你终于喝了谁知马上就东倒西歪了,亏你还能回到兵营来。”

真想对这明摆着作弄人的男人狠狠地啧一声。

明明对利威尔的酒量一清二楚,还真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没记错的话那是在他们被招待到贵族的大屋里,他迫不得已陪艾尔文去的时候的事。

那群猪猡对利威尔被从地下捡来又进了调查兵团的经历十分好奇,灌了他不少酒。

那不习惯的味道让他只觉眼前天旋地转,在马车里醉得一塌糊涂,结果还吐了。

最后几乎是被艾尔文抱着才回到了兵营。

那是利威尔其中一个可以的话恨不得消掉的过去。

 

“你喝醉的时候样子很有趣,还挺好的哟。”

“你是笨蛋吗,可恶!”

轻巧地避开了利威尔的骂骂咧咧,艾尔文娴熟地摩挲着玻璃杯。

“喂,事先说好,我可没打算喝多少。你也别给我喝得太多。”

“没问题,我无论喝多少都不会醉的。”

“不会醉?”

“嗯。”

男人一边若无其事地应着,一边往杯子里倒酒。他倾倒瓶子的姿势优雅,比那些侍应看上去还更有模有样。

“哪有人会说自己无论喝多少杯都不会醉的。”

“可是你实际上也没见过我喝醉后的样子吧?”

虽然很火大,可利威尔不得不承认这点。

利威尔试过好几次去接从酒会回来的艾尔文。那时的他虽然身上多少有些酒气,但脚步却总是稳稳当当的。

那让人更加恼火。

这边明明期待着也许能抓住他的一个弱点什么的。

“我不会醉哦,利威尔。”

艾尔文说得不容置疑,利威尔也只好敷衍地应了句,啊啊是吗。

 

 ◆

 

刚打扫完的办公室明亮整洁。夜幕徐徐下落,几乎没有人的气息。在这大家都外出了的兵营里,气氛似乎与往常截然不同。

 

 

“那么,为人类的永恒和你的慷慨请客,干杯!”

实在是太有艾尔文风格的起头,利威尔也模仿着举起了玻璃杯。

艾尔文一口气把杯子喝得见底。

那煽动般的态度太让人恼火,利威尔也悄悄地在杯沿上抿了一口。

甜腻的香气掠过鼻尖。这味道还真是怎么都没法喜欢。

利威尔反射性地皱起眉头,然后便与对面微笑地瞅着他的艾尔文对上了视线。

“不好喝吗?”

“……我没这样说,别把人当傻瓜。”

“没有哦。”

利威尔切地咂了下舌,不情不愿地喝完了。

好难喝。

完全没法理解到底哪里好喝了。

“我还想再看一次你喝醉的样子呢。”

“开什么玩笑。去猪猡的大屋时已经够丢脸了。”

别把人家想要抹杀的记忆又挖起来!利威尔狠狠地瞪着艾尔文。

“不过那还真是杰作啊,喝醉了的你,怎么说呢,就像猫咪一样……很有趣。”

“……我不会再去第二次了,那个猪圈。”

只觉得自己是被人当傻瓜了。

为了泄愤,利威尔咕咚咕咚往艾尔文的杯子里注满了酒。

“哎,要溢出来了。”

“啰嗦。”

“那,你也要喝。”

“啊,喂!”

稍不留神,利威尔的杯子里也被添上了酒。

“……”

“来,喝吧。”

“……你这混蛋。”

“喝吧,利威尔。”

“等……”

“请喝。”

“……”

利威尔结果还是屈服在这不容分说的压力下。迫不得已强行地灌了下去,独特的苦味在喉间弥漫开来。

“……呃。”

果然好难喝。

利威尔的体质受不了酒这种东西。

“没问题吗?眼睛已经发直了哦。”

“……完全。什么。问题都没有。”

“可是你买来的酒还真全是烈酒啊,喝不习惯的人的话可能一口就会醉了呢。”

艾尔文一边装糊涂地说着这些话,一边再次把杯子清空了。

……你杯子里装的是水么。

看那男人一成不变的清爽面孔,利威尔都忍不住想要发问了。

艾尔文双眸依旧清明,视线投向了利威尔。

“呐,利威尔,机会难得,今晚我们聊些无关工作的事吧?”

“哈?”

“例如,恋爱的事之类。”

“恋……”

“嗯。”

听到这如此唐突的提案,利威尔不禁瞠目结舌。

“……两个大男人?我才不像你那么战绩辉煌。”

“战绩辉煌?”

“光是站在那就会下红包雨什么的。”(原文用的是おひねり,供奉、祝贺或打赏用的包着钱的纸包)

“哈哈哈那是什么啊。都搞不懂是说我名声好还是不好了。”

艾尔文不痛不痒地笑了笑,举起了酒瓶。

“啊,一瓶空了呢。”

“……”

“虽然大多都是被我喝掉的。”

“……我不喝了啊。”

“怎么,已经到极限了么?”

“极限什么的才……”

“明明才喝了那么一点。”

利威尔感觉到额头上的血管猛地跳了起来。

什么啊那种把别人当傻瓜的措词。

利威尔忍不住想要朝他挥拳头,但还是在最后一刻忍了下来。如果在这里还击了的话,就中了他的圈套肯定要被灌酒了。

“……我应该说过我没打算喝多少。”

“可是不喝醉的话就没法聊这种话题啊,果然还是不聊好了?”

“……”

“因为就算是我也还有一点羞耻心啊。”

“……”

 

这个死板的家伙喜欢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呢。说不感兴趣的话那是假的。

利威尔的心情是既想问问看,但又不怎么想知道。

虽说如此,不喝酒的话就不说这也太卑鄙了吧。

 

“你要怎么办?利威尔。”

“……可恶。”

那家伙游刃有余的态度简直是故意惹怒自己。

利威尔一把拿过第二瓶酒粗暴地打开了。

这种情况下已经只能自暴自弃了。他气势汹汹地注满酒,挑衅似的一仰而尽。

“喝得真豪爽呢。”

“……当然……我本来……就很能喝……”

艾尔文饶有兴趣地凝视着利威尔,一如既往姿势优雅地啜着酒。

他已经喝了四杯,不,五杯了吧。

“那么,既然是我提出来的就由我先说吧。”

“……就那样……”

艾尔文先自告奋勇让利威尔心里松了口气。

接连干了几杯酒,他说话已经有些口齿不清了。

“快说。”

“啊啊,好的。”

艾尔文懒懒地靠在了椅背上,不知怎么一脸高兴地看着利威尔。

利威尔放下了酒杯,抓了把买来的砂糖点心。

“……受人仰慕的团长大人看中的女人,肯定是了不起的家伙吧。”

“受人仰慕?”

“没错。”

 

利威尔捏着甜腻的点心,恍惚地想起今天的事。

谁都交口称赞的他那端正的肖像。

为那张无从挑剔的脸激动不已的女人们。

估计梦想着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不在少数吧。

 

“大家都这样说不是么,说你很帅气,很英俊什么的。”

“那种话,如果喜欢的对象没这样想的话一点意义都没有。”

艾尔文的表情变得一本正经,斩钉截铁地说道。

“即使引起了其他女人的骚动,对我来说也没半点好处。”

看来他还真是相当盲目地迷恋那个人啊。

“那,是怎样的人?比你年长吗?”

“……不是。”

“不是吗?我还以为你看上的肯定是人妻那类呢。你在晚会上不是总被那些老女人团团围住么?”

对利威尔这辛辣的回敬,艾尔文露出了苦笑。

“那只是单纯的应酬。而且我并不喜欢香水、装饰品和没必要显露于人前的暴露。”

“那……”

“年长的不在考虑范围以内。”

艾尔文断言道,利威尔发青的脸上写着难以置信。

“……那也就是说你喜欢新兵那种连头也不敢抬起来的小毛孩?”

唯独这点可别让自己猜中,利威尔不由得探出了身子。

“这比起喜欢熟女性质恶劣得多哟,听我一句,你绝对要住手。”

听着利威尔喋喋不休地说着各种臆测,艾尔文愣了一下就吃吃地笑了起来。

“不对哦,利威尔。”

 “年下也不对。”

“……那是几岁啊,你喜欢的那女人。”

“……”

艾尔文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沉默不语。

“……难道是同僚?”

利威尔抓住了头绪追问道,艾尔文摇晃着酒杯的手停了下来,暧昧地勾起嘴角。

“大致接近了。”

“诶。”

“不是极端年上或年下,和我一样是士兵,迄今为止是正确的。”

“……真的假的……”

这男人就这么毫不犹豫地自白了,利威尔一时有些茫然。

没想到居然不是王都的贵妇人或幼女而是兵团里的人。不过倒不如说一般都会往这个方向考虑吧。

可是利威尔一直呆在他身边,他看上去完全不像沉迷情事的样子。

“那……那个人现在也还当着士兵吗?”

“啊啊。”

“……调查兵团?”

“没错。”

这范围还真是大大缩小了。

虽然在兵团内男女间的恋爱并不是禁止事项,但在立场上要表白果然还是很困难的吧。

“……是我认识的家伙吗?”

“利威尔等等,你已经快能确定了,要再喝一杯。”

“啊?喂!”

没等利威尔回答艾尔文就擅自迅速地替他倒满了酒。

“你不把那喝掉的话我是不会说下去的。”

“哈?别说蠢话,你这家伙。”

“如果你不喝得再醉一点的话。”

“开什么玩笑,我已经足够……”

“足够?”

“……”

“足够什么?”

“……足够……醉……”

“醉了?”

“……才没。”

“是吗,那就太好了。”

面露喜色的艾尔文打开了第三瓶的盖子。

“啊,这是我最喜欢的牌子。“

紫红色的液体咕嘟咕嘟地住满了杯子。

完全上了这个男人花言巧语的当。

“来,利威尔。”

“……”

“怎么了?”

“……可恶……”

为了避开那苦味利威尔把酒囫囵地灌进了喉咙里,舌头已经没有闲暇去品尝味道了。

“呜……”

“好喝吗?”

“……啰嗦……”

利威尔竭力忍耐着脸拍桌子的冲动回敬道。可他的眼皮越来越重,身上也滚滚发烫轻飘飘的。

“快说啊,混蛋……”

喉咙咕地响了一声。

利威尔抱着椅背嘟哝着。总觉得不找些东西靠着的话自己就要睡过去了。

天花板在咕噜咕噜地旋转。

他脑子里虽然明白自己明显喝多了,可思考到此就止步不前了。

“利威尔。”

就在他茫然之际,突然发现艾尔文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那下面我们来聊聊她的外貌吧。”

“……”

“怎么了?”

“艾尔……?”

“什么?”

“你为什么……坐在那儿……?”

艾尔文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自己身边来。直到刚才为止他都还坐在对面喝着酒才对。

“因为这下面要说的是真正的秘密了。”

艾尔文理所当然地应道,沉静地凝视着利威尔一直打着盹的脸。

“因为这是秘密,所以想要坐近点小声地说。”

“……”

“没所谓吧?”

“……虽然……没所谓……”

回过神来利威尔发现自己已经答应了。

明知自己的判断力变迟钝了,不知怎么地就是无法抵抗。

“谢谢,那我们首先来聊聊她头发的颜色吧。”

“……?”

突然,一种陌生的触感落到头顶。

艾尔文正抚摸着利威尔的头发。

“是和你有点像的黑发。”

“……”

“我很喜欢那头发的颜色,漆黑,典雅而又凛然。”

“……”

艾尔文沙沙地用手指梳理着利威尔的头发。

被他那动作吓了一跳,利威尔不由得肩膀一个哆嗦。

“喂!”

“怎么了?”

“……别拿我的头发来代替。”

“啊啊,这还真是失礼了。”

利威尔对这坏心眼的戏弄皱起了眉。

他那像喝醉了一般的诗人口吻也让人不爽。

“可是利威尔,那真是非常美丽的头发哟,几乎让人感到骄傲。”

“……是吗。”

“而且,她肤色也很白。”

“……”

“就像你一样。”

利威尔察觉到那双望着自己的眸子微微有些晦暗不明。

(这家伙……)

对从刚才开始就微妙地凑上来的艾尔文,利威尔终于恍然大悟。

无论他怎么夸下海口自己千杯不醉,那家伙也是喝了自己一倍以上的酒啊。

“……喂。”

“什么?”

“你从刚才开始……就喝醉了吧。”

“怎么会?”

“因为,很近啊。”

“很近?”

“……距离。”

“才没那回事,还很远哦。”

利威尔迷迷糊糊,一时抓不住艾尔文主张的要点。

他那毫不客气的态度让人忍不住焦躁起来。

利威尔啪地拂开了他那不安分的手。

“搞不懂,你这个醉鬼。”

“说了没醉。”

“那就住手,别靠上来。”

“为什么?”

“哈……”

“为什么,不行呢?”

 

这问题出乎意料,利威尔屏住了呼吸。

艾尔文端正的面孔静止在利威尔的眼前。

稍微凌乱的刘海垂了下来,半掩住湛蓝的双瞳。平时明明美丽而静谧,但那一绺乱发却让这个男人看起来格外的不羁。

“……”

利威尔对这状况很困惑。

明明直到刚才为止两个人还在聊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

“为什么不能靠近呢?利威尔。”

“……”

艾尔文重新问了一次,为什么呢,利威尔找不到答案。

 

——“好男人”。

白天时听到的窃窃私语在耳内回响。

 

“利威尔。”

“……可,是。”

“嗯。”

“好。”

“好?”

“……好热。”

“啊啊,是吗。房间里?”

艾尔文轻快地站起身来。

“打开窗户吧。”

“不,不是房间。”

利威尔慌慌张张地拽住了他衬衫的衣摆。

“好像,身体。”

“身体?”

“好热。”

“……好热,是有多热?”

“非……非常。”

“……”

“非常热,艾尔文。”

 

艾尔文听着利威尔的话陷入了沉默。

利威尔连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奇怪的话也已经无法分辨了。

总而言之想要逃离这股灼热。

“……利威尔。”

一声叹息落在他头顶,艾尔文开口说道。

“……你知道这种状况叫做什么吗?”

“……诶?”

“送上门。”(原文是据え膳,形容现成的饭菜)

“……送,上门?”

“没错。”

“……那是什么,叫送上门的?”

男人有些困扰地一笑,把手贴在了利威尔的脸上。

“真的很热呢。”

他虽然看上去有些惊讶,但更像乐在其中。

“艾尔……”

“很热呢。”

“……”

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允许他触碰自己呢。

搞不懂。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做出怎样的举动来,好让人害怕。

利威尔不安地仰起脸,与那个神情有些迷离的男人对上了视线。

“艾尔文。”

“利威尔,你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呢。”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只是醉了。

醉了所以视野模糊了。

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奇怪的冲动。

利威尔想要摇头否定,艾尔文的手指却像逗弄猫咪般攀上了他的脸。

那有些粗砺的手指缓慢下滑,描摹着衣领的折线。

“……艾……”

“利威尔。”

那有些恍惚的声音唤了自己的名字,利威尔觉得背脊上似乎有霹雳作响的酥麻在流窜。

“不……行……”

“为什么。”

“摸……了的话……”

自己仿佛就要被什么危险的东西支配了。

脑子里很明白,身体却动弹不得。自己会溺入这无底的沼泽中就这样沉到深处去吗。

他温热的掌心太舒服,让人不由得想要索性把身心都交出去。

“利威尔,你现在好像不太正常呢。”

艾尔文微笑着歪头看着他。

真的,不太正常。

“利威尔。”

男人的一根食指从领巾的缝隙间滑入了他的脖颈,抚上了他的锁骨。

利威尔的肩膀反射性地一抖。

“……等,等。”

“什么?”

“……艾尔文。”

“嗯,利威尔。”

“……你的手……”

“手?怎么了吗?”

“……下……”

“下?”

“……很下……流……”

“……”

男人那双凉凉的蓝眸深处,似乎亮起了一簇光。

 

“你说出这样的话,会让我忍不住的哦。”

 

 ◆

 

意识浮上了水面。

“……呃!”

利威尔猛地坐起身,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

“……艾尔文?”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明明刚刚还在和艾尔文喝着酒。

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呢。一点记忆都没有。

“……”

记得两个人当时一边喝着酒吃着点心,一边聊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

然后就聊到了那家伙喜欢的女人的话题。

说了年龄和外貌,然后。

——然后,发生了什么。

那之后的事似乎尽数从脑子里溜出去了。

只有身体中的炙热如此鲜明,其他的事一概想不起来。

可是不可思议的是现在神清气爽也没有半点头痛。

 

“……没宿醉已经是万幸了么……?”

按着沁出汗的额头,利威尔默默自语道。

 

他看向窗外,天边露出一线白。

淡淡的晨光与天空融为一色的黎明已经来临。

 

 ◆

 

“艾尔文团长,恭喜您就任。”

 

几个小时后。

正装笔挺的艾尔文正被无数祝贺的人团团围住。大半是女性士兵,大家的眼神都充满了陶醉和憧憬。

利威尔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光景,在人群外围等待着骚动散去。

昨晚肯定给那家伙带来了不少麻烦吧。必须得道个歉什么的。

那家伙的话也许会轻描淡写地说句不是什么大事吧,可即便这样不道歉的话利威尔自己没法安心。

 

忙着打招呼的男人终于向这边走来。

啪,两人对上了视线。

 

“艾尔文。”

“啊,早上好,利威尔。”

“恭喜就任团长。”

听到利威尔那感情缺缺的祝贺,艾尔文道了声谢,眯起了眼睛。

“……啊……昨天,那个,抱歉了。”

利威尔郑重道完歉,尴尬和窘迫铺天卷地而来。他是会生气呢,还是会惊讶呢。

可是,艾尔文毫不在意地摇了摇头。

“没,昨晚很开心哦。真是个美好的夜晚。”

“可是,我麻烦到你了吧。”

“麻烦?一点都没。我过得非常愉快。”

“……是吗……那,就最好了。”

看到艾尔文一如往常地朝自己微笑,利威尔松了口气。

虽然感觉好像自己做了些更加丢脸的事。

“呐,我什么时候睡着的?你把我扛回房间里去的吗?”

“黎明之前吧,大概。”

“……结果你这家伙基本没醉吧?”

“当然,我完全没醉哦。”

“你这家伙……”

利威尔捅了一把笑得毫不谦逊的艾尔文。

他已经和往常一样了。

 

从今天开始,艾尔文就会成为这个组织的首领了。

虽然他也许会变成稍微有些遥远的存在,可如果在他作为分队长的最后一夜留下了美好的回忆的话,也不枉自己陪了他一回。

 

“那,就任式上再见吧,你也很忙的吧。”

之后艾尔文就被来打招呼的高层们围起来了。想着不能占他太多时间,利威尔打算还是走掉比较好。

“利威尔。”

“?”

突然,利威尔的无名指上似乎被什么勾住了。

“……什么?”

艾尔文那骨节分明的无名指不知为何勾住了利威尔的无名指。

“……昨天真的很开心。”

“……?哦。”

艾尔文只回了他一个微笑。

“那,待会见。”

他很快把手指抽离,转身离开了。

怎么回事啊,利威尔蹙起眉,可无论怎么纠结也搞不懂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利威尔很快就放弃思考了。

一如既往让人读不懂的男人。

 

目送艾尔文离开,利威尔不经意看向了刚才被勾住的无名指。

“……?”

然后蓦然发现上面有个陌生的伤痕。

那是刻在无名指根部上的压痕。

这是什么啊,利威尔歪头想着。

他盯着看了一会,觉得比起伤痕来说更像齿印。

是被马或别的什么给咬了吗。可是直到昨天还没有的。

那是只刻在无名指上,宛如印记般清晰的咬痕。

 

“难道是昨天喝酒的时候咬的……?”

能想到的点也只有这个了。

可是他对自己居然有这种咬东西的癖好完全没有印象。

“……”

难道自己在无意识中还做了些别的更不得了的事。

利威尔顿时有些背脊发寒。

“真是深刻感受到喝醉了就肯定没好事啊……”

希望艾尔文当时没遭殃就好,待会该去问下么。

利威尔一边叹着气一边快步朝前走去。

 

那留在指根上的陌生的齿印。

被刻印的只有左手的无名指。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利威尔那时还一无所知。


End


----------------------------------------------------------------------------

勉强赶上月饼节米娜月饼节快乐(●′ω`●)


这篇的感觉就是艾尔文你这么闷骚的表白方式以利利的脑容量是不可能会明白的啊你这注孤生的家伙(╯‵□′)╯︵┻━┻

我肯定不是唯一一个研究怎么在无名指指根上咬出牙印的人Orz




08 Sep 2014
 
评论(15)
 
热度(69)
© mo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