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兵】没于水中的公交终点站

※ 作者:やもと  id=8207782

※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975402

※ 译:moko

※ 侵删&请勿转出lofter

※ 《银河铁道之夜》风的现paro,推荐配合这张OST食用

==============================================

利威尔走出公司时,外面正如天气预报说的一样大雨倾盆。

虽说现在是雨季,可最近几天一直阴雨连绵湿气弥漫。

而偏偏这时候利威尔偏头疼的老毛病又犯,让他的心情更加郁闷了。

他烦躁地啧了一声,暗忖还好公交站离这并不是太远。

利威尔打开手中的折叠伞,确认了一下巴士的时间。现在雨势既没有要收敛的样子,而自己又难得能准时下班。

还是赶紧回去,今天早点睡吧。

恨恨地瞪了天空一眼,利威尔便急匆匆地往外走去。

 

可下个瞬间,他便被映入眼帘的人影吓得一愣。

一个男人正孤伶伶地伫立在公司前,瓢泼的大雨直直地砸在了他的身上。

仿佛在这滂沱的雨幕中走投无路,他就那样恍惚地呆立着一动不动。

“……?”

这情景不自然得过于突兀,利威尔不禁蹙起了眉。

该就这样视若无睹地走过去么,可他呆在公司前不走也很麻烦吧。

利威尔没有办法只好走上前去向那男人搭话。

 

“喂,你!”

“……”

男人没有半点反应。

“呐,喂!”

他又喊了一次,这回男人把头转了过来。

让人眼前一亮的金发和掩在其下的湛蓝的眸子。

素未谋面的男人。是其他部门的人吗。

有着这般身高和这样的发色,即使不认识自己也总该有点印象的,可利威尔对他的容貌却没有半点记忆。

“你在这干嘛?站在这样的地方会感冒的哦。”

“……我的伞丢了。”

男人说着转过身来,与他面对面的利威尔再次大吃一惊。

 

——男人没有右臂。

即使他身上披着西装也一目了然。

右半身的肩部以下形成了一个空荡荡的奇妙的空洞。理应存在于此的事物不见踪影,袖口无依无靠地淌着雨水。

利威尔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刹那呆若木鸡。

“啊啊,抱歉,吓到你了。”

“……没什么。”

男人露出了苦笑。

惊觉自己反应过度的利威尔不禁十分尴尬。

“你不用介意。这种反应并不罕见。”

“……”

男人这不痛不痒的态度反而让人愈发萌生罪恶感。

“每天都下雨,真是让人郁闷呢。”

见男人说着便又要转过身去,利威尔无意识地伸出了手。

“……等等。”

他上前几步,把伞递到了男人头上。

“你呆在那儿会淋湿的吧,喊出租车吗?在公司里等就好。”

“没,我打算坐公交车回去。从这到公交站也不用太久,我正想着是不是该跑过去。”

“那就和我回去的路是一样的。我送你到公交站吧。虽然这折叠伞可能有点小。”

利威尔可没法安心地把在这样大雨的日子里丢了伞的男人抛下不管。

而且他之所以这样提议,也是出于微不足道的亲切和自己刚才对男人的身体惊慌失措的一点补偿之心。

“可是,也许会让你不太舒服。”

“没关系,公交站不就在那吗。”

男人踌躇了片刻,最后还是回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静静地露出了微笑。

 

 ◆

 

在前往公交站的途中,雨势愈发凶猛。激荡的雨声几乎淹没了周围的一切声音,狭窄的视野里只有脚下延伸的前路。

“……”

也许两人都一心想着早点乘上公交车,在伞下他们没有交谈半句。

 

这淡红色的伞是利威尔刚出社会时母亲给他的。虽然对男人来说这颜色有些不太对头,但利威尔一向很爱惜东西,结果还是一直用着了。

男人的左手就在他身侧。这么小巧的伞下遮着两个男人,他们身上基本都淋湿了。

利威尔虽然很在意男人的右半身会不会冷,却又不好意思提及他的右臂,结果什么都没能问出口。

 

在不知跨过了第几个水洼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的公交站。

“虽说公交车肯定不会按时到。”

利威尔一边把手帕按在冰冷的肩膀上,一边叹了口气。

“下雨天交通工具晚点已经是惯例了呢。”

男人也笑着同意道。

此时,利威尔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男人没有右臂,所以闲着的只有左手。可他的左手正握着利威尔的伞。

这样的话男人的包在哪呢。

说起来他一开始有带着什么行李吗。

“……呐,你的包……”

“哎呀?公交车来了。”

男人像是要盖过利威尔的声音般提高了音量,于是利威尔的疑问便被打断了。

利威尔循声望去,只见平日搭乘的公交车正亮着大灯朝这边开来。

明明即使不下雨的时候也屡屡迟到的公交车,此刻却极其准时地迎两人而来了。

 

自动门一打开,便听到司机用低沉的声音对他们说道“请上车。”

 

 ◆

 

公交车上一名乘客都没有。

“真少见啊,在这种时候居然没有人乘车。”

“雨下得太厉害了,也许大家都在哪等着雨势变小吧。”

男人一脸认真地回答道。

 

他们并排坐在了双人座上。

不一会儿,司机便宣布“要开车了”。

雨丝密密打在窗上,窗外的景色几乎一片模糊。

“下一站是罗塞,罗塞站。”

“……话说离你家最近是公交站是哪里?”

听到利威尔的询问,男人并没有转过头来,只是自顾自地答道。

“终点站哦。好久没试过能一路坐到终点了。”

“是吗?那和我不是一样吗?”

利威尔惊讶得不由得探前身子。

“终点站是希干希纳吧,我也是在希干希纳站下车。”

最近的公交站一样,也在同一座大厦里上班,那至少也该有一次两人搭上了同一辆公交车吧。可如果利威尔的记忆准确无误的话,他从未与这个男人同乘过。

单纯是没有碰上面的机会吗。

这不可思议的缘分让利威尔不由得想要再了解多一些这个男人的事。

“你是最近才搬来这个城市的吗?我是开发部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你。”

“不,我一直住在这个城市里哦。大概住得比你还要久吧。”

男人说得斩钉截铁,利威尔最后拧过了头。

“你和我年纪差不多吧?事先声明我虽然看着年轻可也是过了三十岁了的。”

听到利威尔自嘲般的回应,男人爽朗地笑了。

“可是我在你出生的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住在这个城市里了。”

“?很久……是有多久以前?”

“大概两千年前吧。”

“……”

 

蓦然听到了这不着边际的话,利威尔顿时拉下了脸。

(……什么啊,这家伙)

脑子里的螺丝蹦掉了么。看来果然是可疑人士。

事到如今利威尔才开始后悔自己居然就这么顺势地和这男人一起乘上了公交车。

当初没把伞伸上前去就好了,可现在痛心疾首也已经太迟。

看到利威尔扭着身子想要和自己保持距离,男人慌忙订正了自己的话。

“等等等等,我是在开玩笑,开玩笑的。”

“……我不喜欢性质恶劣的玩笑。”

“抱歉。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心思纤细呢。”

“……是你说的话一点都不好笑好么……”

“真的非常抱歉,对了利威尔,这样的话你能原谅我吗?”

“……诶?”

理所当然地被喊了名字,利威尔一时瞠目结舌。

自己有自报姓名了吗。

在他歪头思考之际,掌心上被放上了能被一手裹起的包装纸。

“这是巧克力。送给你。”

“……送给我。”

“你讨厌甜食吗?”

“……也不是说讨厌……”

“那就请收下吧。”

男人表情柔和了下来,把颜色轻淡的包装纸放在利威尔手中。

他的手冰凉彻骨。

“……谢谢。”

“不客气。”

利威尔想着要道谢而抬起了脸,突然,眼前巨大的影子笼罩在了自己身上。

“……?”

“利威尔。”

男人支起身子,从正面凝视着利威尔的眸子。

“……干嘛?”

“……利威尔。”

 

“罗塞,罗塞站到了。”

司机淡漠的声音在车厢内回响。

利威尔心下一惊,把脸别了开去。

对这骤然拉近的距离他甚至没法做出半点反应。

“……”

到底刚才那男人要对自己做什么呢。

也许对他来说只是打算开个玩笑,可利威尔却心如擂鼓。

他窘迫地东张西望着。

其实仔细一想,光是在这狭窄的公交车中和那男人像这样并排坐着这件事便不太正常。

洁癖严重的自己,为什么对那不时碰上的结实的手臂没有感到半点不快呢。

他觉得自己的脸烧起来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

总觉得似乎从很久以前开始,身边有他便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也许是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公交车在车站前停了下来。

而新上车的乘客还是一个也没有。

“……也会有这种情况啊。这公交车几乎被我们承包了。”

明明平常连坐的位置都没有,利威尔不禁有些迷惑。

哪怕窗外隐约可见的景色与罗塞的街景毫厘不差,他总觉得内心某处惴惴不安。

 

“下一站是玛利亚,玛利亚站。”

雨势还在一个劲地变大,打在窗上的雨滴在玻璃上爬行,留下蜿蜒的水迹。

下一站是玛利亚。

那是利威尔十分熟悉的街道。

然而他却觉得自己要被带到一个别的地方去了。这趟每天坐到腻烦的公交车今日似乎与往常有所不同。

他偶然垂下视线,身边是男人的左臂。男人的右臂在另一侧,也许是顾虑到利威尔的心情。

男人没有装义手。

利威尔胸口涌起一阵躁动。

男人仿佛在向他人诉说着自己右臂的缺失。

 

“——利威尔现在一个人住?”

“诶?”

问题来得毫无预兆,利威尔愣了愣。

“你说你从以前开始就住在这城市了,我便想着你家人是不是也在这。”

“……啊……现在是一个人住。虽然家里也很近,不过毕竟过了30岁再不自立也说不过去,所以就租了个公寓。”

“是嘛。那你家里有几人?”

利威尔对他探问的动机有些摸不着头脑,兴许他是不想这空荡荡的车厢里的气氛变得太糟糕吧。

“因为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父母连我共三人。”

“那家里只有你双亲在?”

“嗯。啊,还有三只猫。”

“猫?还是三只?”

“因为母亲喜欢动物啊。在我离家的时候,像是作为替代品一样突然就开始养猫了。”

“啊哈哈,肯定是因为你不在家太寂寞了,为了解闷才养的吧。”

男人像听说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哈哈大笑。

“嘛虽然现在我每次回家,比起搭理我她都更热衷于逗猫了。”

“……你有很好的家人呢。”

也不知刚才的话中是哪句触动了他的心弦,男人露出了非常沉静的表情。

“没什么,这是随处可见的普通家庭吧。只是不功不过的平凡家庭而已。”

“这才是最为难得的哦,利威尔。有家人,有该回去的地方,这比一切事物都来得宝贵。”

对男人恳恳之言利威尔似懂非懂。

是这样吗。

看利威尔似乎没有实感,男人眯起眼注视了他半晌。

利威尔也想要了解关于男人的事,可对能探究到什么地步却拿不定主意。

加上他本来就嘴拙,结果这段对话到此就戛然而止了。

 

两人在沉默中随着公交车摇晃。

耳畔只有不绝的雨声。

开着暖气的车内很暖和,利威尔把刚才收到的巧克力放进了包里。

总觉得不能让它融掉了。

 

“……呐。”

“嗯?”

“你的手臂……是事故吗?还是发生了什么?”

利威尔无意识地脱口问道。

话声刚落,他自己心中便直呼糟了,仿佛一泼冷水兜头浇下。

为什么会问出口了呢。明明知道这问题有多冒失。

可男人似乎不以为意,他看向了自己失去的右臂。

“啊啊,这个啊,是天生的哦。”

“……天生?”

“对,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就先天手臂缺失,所以不是因为事故也不是因为别的。”

“……”

按捺着道歉的冲动,利威尔紧紧地抿住了嘴。

那带着同情的话语并不适合对他说吧。

“……完全没什么不便。”

男人开始一点一滴地诉说着。

“在我记事以来仅有一次,母亲对我说‘落在肚子里了真的对不起呢’。我觉得她并没有必要那样说。本来就是这手臂自己的事,她明明一点责任都没有的。”

“……啊啊。”

不知该怎么接话的利威尔声音蔫了下去。

“而且……我觉得自己的右臂其实在别的地方。”

“……诶?”

“也许远在天边,也可能近在眼前。它并不是消失了,只是被落在某处了。我一直这样想着。”

“……”

“所以我现在也还在找着,但还是找不到。”

男人望向窗外,带着缅怀的语气呢喃道。

“到底在哪呢。”

 

利威尔无言以对。

明知他的话让人难以置信,听起来却不像在开玩笑。

 

“……我也。”

“诶?”

“我有时……也有像你的这种感觉。”

“……”

“像你所说的,大概我是被上天眷顾着,备受家人的宠爱,也没什么不自由地生活到现在。……不过,有时,我也会觉得似乎有什么理应存在的事物却不在此处。虽然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利威尔还是第一次向别人吐露这件事。

连他自己都震惊于自己的失常,男人却一言不发地默默听着。

 

“终点,希干希纳,希干希纳站。”

司机戴着白手套的手转动了方向盘。

“……到终点了。还真一转眼就到了啊。”

“……啊啊。”

从开始到最后都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种情况以前没有遇到过,恐怕以后也不会再遇到了吧,利威尔想。

总觉得很寂寞。

 

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呢,利威尔自己也想不明白。

他把头靠在了男人的肩上。

男人愣了一下,但见利威尔一动不动,便似乎默许了。

从他身上传来的体温让人惬意。

男人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你从以前开始就有这习惯啊,我这有什么你都要借走。衣服也好钢笔也好,连别人的肩膀也不放过。”

让人诧异的是,利威尔率直地同意了他的话。

“……啊啊。”

 

没错。

说起来还真是那样呢。

 

“虽说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借了别人的东西不好好还回去的话可是不行的。”

男人一副教师的口吻谆谆告诫道。

“……可是,即使我想要还回去,也还不回去了。”

“诶?”

“即使我想要还回去,也还不回去了。因为在还回去之前,大家就都消失不见了。”

利威尔无意识地说道。

 

自己是真心想要把东西擦得干干净净然后还回去的。

想要对它的主人说谢谢,然后把东西交回主人手上。

可实际上,这几乎从未实现过。

 

“是吗。”

“……”

“……你是真的很想还回去的吧。”

男人的掌心温柔地抚摸着利威尔的头发。

 

这在封闭的空间中互相依偎的情景,利威尔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这车厢中似乎已经脱离了现实。

看着水滴成串地滑落又咕噜咕噜地溢出,仿佛车子正在水缸中漂浮。

说来在利威尔所居住的希干希纳的对面,正是一片蔚蓝而广阔的海洋。

 

“……总觉得,好像在海里一样。”

希干希纳的风景与如今车内的风景重叠,利威尔呐呐地自言自语道。

大概自己也是可疑人士吧。

靠在素未谋面的男人肩上,还净是胡言乱语。

仿佛置身于摇篮中的安心感让他昏昏欲睡。

这温度似乎已经从他手中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太好了。”

骤然响起的低语,利威尔静静地睁开了眼。

男人的指尖抚上利威尔的脸颊,他绷紧了唇线,竭尽全力想要挤出个笑容。

“我一直都很想和你一起去。”

“……什么?”

“利威尔,我一直都很想和你去看大海。”

男人的脸越来越近,利威尔瞬间便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艾……”

“能来真是太好了。”

唇上的触觉若有似无之际,男人的唇便离开了。

 

公交车的速度放缓了下来,最后完全停下了。

“希干希纳站,这是终点站。”

“……”

“……下车吧。”

“……”

没法回望男人的双眼,利威尔埋着脸点了点头。

 

 ◆

 

刚才还磅礴的雨势不知何时已经弱了下来。

外面的景色与利威尔一直以来上下车的公交站别无二致。渗入地面的雨滴留下淡淡的水迹,泥土的气味在脚边蒸腾而起。

利威尔先下了车,愣愣地抬头仰望着天空。

不知为何有种心中豁开了个空荡荡的巨洞,一切都不甚真实的心情。

“……喏。”

利威尔缓缓地把手中的伞递到男人面前。

“这,借给你。”

“诶?”

“我的公寓就在这附近。”

“可是你会淋湿的吧。”

“没关系,你赶紧收下。”

“可是。”

“我说了没关系的吧,快点。”

在利威尔催促之下,男人终于认输般地伸出了左手。

“……抱歉呢,总是麻烦你。”

“好了别说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看男人走得挺艰难,利威尔也考虑过要不要把他送到家门口,不过如果做到这地步的话果然还是会吓到他吧。

在终点站前延伸出去的广阔海域此刻隐藏在阴天之下看不太清。

“……对了,你家是在哪附近?”

利威尔忽然有点在意而开口问道,男人却没有回答。

“……喂?”

他回过头来,只见男人不知为何仍呆在车内。

他不明就里地招手让男人赶紧下来。

“喂,怎么了,这里已经是希干希纳了哦。”

“……该告别了,利威尔。”

“……诶?”

“谢谢你。帮我找我的右臂。”

男人站在踏板上注视着利威尔,拧着眉露出了笑容。

 

利威尔一瞬间没听懂他说了什么。

可下一刻,他便一跃而起扑向了公交车门口。

“……不要走。”

“这么晚才察觉到真的对不起。”

“艾尔文!”

男人明明没有自我介绍过,利威尔却喊出了他的名字。

这个男人的名字毫无疑问就是艾尔文。

有自信比起任何人都要喊过更多次这个名字的利威尔,不可能会弄错。


“下一站是壁外,壁外站。”

司机冷淡的声音响起。

自动门正在两人间缓慢地阖上,仿佛要将他们分隔。

艾尔文还留在公交车上。

“喂!等等!”

这公交车是要把他带去哪。

——壁外。

 

利威尔后背一冷,猛地抓住门,不顾一切地喊道。

“下来!艾尔文!快下来啊!”

男人眼中似有迫切的千言万语,却又深深压下只是安静地凝视着利威尔。

“停下来!我叫你停下来啊混蛋!”

利威尔激动地朝司机大嚷着,却看不清司机的身影。

只有那握着方向盘的手套在昏暗的车厢内白得如此突兀。

 

“下一站是壁外。”

 

听到再次响起的播告,利威尔身体深处倏然冷了下去。

“不要走!不要走啊!”

利威尔不由得抓住了男人的左臂。

“利威尔。”

“艾尔文!听我说,你听我说!”

手中攥紧的左臂传来让人分外熟悉的暖意,有什么灼热的东西正在内心翻涌。

“右臂……”

“……”

“没能找到你的右臂对不起。”

“……”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利威尔重复着这笨拙的道歉抱住了他的左臂。各种各样的感情似乎要喷薄而出。

“……利威尔,看过来。”

男人用手揉乱了利威尔的发丝。

在这怜爱的声音中利威尔抬起脸来,旋即便有一颗泪珠划过脸颊。

“我不是说了吗。谢谢你替我寻找我的右臂。”

“……艾……”

“我终于明白了。……其实就是你哦。我的右臂。”

男人缓缓地拭去利威尔眼中溢出的泪珠。

“在你把伞递给我的时候我才察觉到的。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充当着我的右臂呢。”

“……”

“我现在才察觉到真是太迟了。”

“艾尔文。”

“好了回去吧。我说过了吧,我不想看到你被雨淋湿的样子。”

“艾尔文。”

“……你还记得的对吧?”

利威尔专注地颔首。

“那就赶紧吧。站在雨中的你,仿佛会就这样消失不见,太可怕了。”

要消失不见的难道不是你吗。

利威尔想要这样反驳他,却没法好好出声。

仿佛体会到利威尔无声的抗议,艾尔文摇了摇头。

“我只是要去壁外一小段时间而已。”

“……不要。”

利威尔正要探身上前之际,自动门终于完全关上了,将他拒之门外。

他茫然地望着男人。

“艾尔文……不要,开玩笑的吧。”

“利威尔,你刚才说过的吧?即使想要把借来的东西还回去,也没法还了。”

公交车静静地启动了。

“可是我答应你,我会还给你的。”

 

利威尔没有把男人说的话听进去。

他只是不顾姿态地敲着门恳求着。

“不要走,艾尔文。”

男人沉静地微笑着。

“不要走。”

他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对利威尔说着什么。

“不要走,艾尔文。”

 

男人双唇做出了个口型,“再见了”。

 

 ◆

 

意识浮上水面,利威尔猛地睁开了眼。

“呃……”

温暖的风拂过他的前发。

回过神来时,利威尔发现自己正身处平时一直乘坐的公交车上。似乎格外好运让他找到了座位,坐在了后排的窗边。

“……”

“下一站是终点站。希干希纳,希干希纳站。”

司机拖着长腔宣布道,利威尔直起身来。

周围是回家路上的公司职员或一家大小,熙熙攘攘。

自己似乎一不留神打了个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睡着的呢。连上车时的记忆都一片模糊。

“……?”

忽然,脸上似乎划过奇妙的违和感,利威尔摸了上去。

是一道湿润的水迹。他吓了一跳。

——刚才哭了吗。

梦中似乎有人坐在了自己旁边。

是谁呢。

温柔地和自己攀谈,还替自己拭去了流下的泪水。

没有头绪。

总觉得再也想不起来了。

 

“……”

利威尔茫然若失地耷拉下肩膀。

来历不明的空虚感敲打着他的胸膛,揪紧了他的心。

 

 ◆

 

一到达终点,乘客们便陆陆续续地走下车。

抱着一丝寂寞站起身时,利威尔发现了一件事。

——手里的伞不见了。

是落在哪里了吗。

可那把折叠伞他一直都随身带着的。平时不是拿在手上就是放进包里。

他再次在包里翻找,却碰到了一件陌生的东西。

“……啊。”

手指捏着把它抽了出来,利威尔咽了口气。

掏出来的是巧克力。

一口大小的小巧的巧克力。

仅有一块,被藏在了包的深处。

 

(……啊啊)

此刻他隐约明白了。

对了。

那把伞。

 

——交给他了。

 

无法言喻的安心和失落一齐向利威尔袭来。

 

 ◆

 

到达公交站时雨势依旧凶猛。

看来只能拿包来挡雨一口气跑回公寓去了。

距离也并不是很远,而且就算撑着伞估计最后也会淋成落汤鸡吧。

打定主意后,利威尔便一步踏下了公交车。

 

就在此时。

 

“利威尔。”

 

一把耳熟的声音把他叫住了。

“……”

利威尔瞬间身子一僵,迟疑了片刻。

刚才的声音。

如此熟悉的、让人怀念的声音。

 

他动作迟滞地回过头去,一把伞被递到了眼前。

那把淡红色的折叠伞毫无疑问曾是利威尔的所有物。

伞举到了他的头顶上。

“……”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男人,他几乎没法抓住手中的包。

那双如起伏的海洋般湛蓝的眸子里,正倒映着愣住的自己。

“……艾……”

“这是你的伞吧?”

“……为什,么?”

利威尔摒住了呼吸。

为什么。

为什么,你在这里。

“为什么?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借来的东西不好好还回去的话是不行的。”

看着利威尔呆若木鸡的样子,男人噗嗤地笑了。

 

“我如约来还给你了。”

 

利威尔松开了手中的包,一把死死地抱住了男人的身体。

艾尔文惊得趔趄了一下,但马上便环住利威尔的背把他接住了。

他的两只手臂都在。

 

“你到底去了哪里啊!”

利威尔不禁朝他嚷道,艾尔文只愣愣地回了一句“壁外哦”。

感受到他手臂的温暖,利威尔第一次明白了。

 

自己一直觉得缺失的事物。

终于明白了。

那是名为艾尔文的存在。

 

“好久不见了,利威尔。”

看男人一脸笑嘻嘻,利威尔只觉得心中的感情满得像要溢出来。

“……混蛋!”

他恼羞成怒,抱住对方的手又加大了两分力度。

 

不知不觉风停雨霁,雨云被染上了一抹茜色。

男人竭尽全力接住了利威尔的身体的同时,淡红色的伞从他手中飘落。

海岸沿线的公交站上,一朵鲜花正迎风绽放。

那是称其美丽也毫不过分的、惹人怜爱的鲜花。

 

在这雨后初霁的光景中,一切都已完美无缺了。




End


-----------------------------------------------------------------------------

艾尔文生日快乐~\(≧▽≦)/~恭喜又活过一年啦新一年要再接再厉继续活跃下去www

话说居然被我赶上了哈哈哈【叉腰笑!!果然不能小看厨的力量(●′ω`●)

因为个人很喜欢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所以翻这篇时格外打鸡血XD虽然有想过似乎停在南柯一梦那更加意味深长 想了解这本小说的小伙伴推荐看看这部动画 ,非常动人的一个故事。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믕‿믕)♡(눈_눈)



14 Oct 2014
 
评论(22)
 
热度(76)
© mo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