ポラリス(北极星)IV (1)

※ 作者:布団  id=8307451

※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417836

※ 译:moko

※ 侵删&请勿转出lofter

※ 团兵,现代转生paro,原文中篇已完结,干部组中心

※ 其他章节请戳 index

===========================================================

第二天一早雪便纷扬而下,圣诞节到了。

这个国家的冬季很少放晴。喜欢晴朗日子的利威尔也许会对窗外的一片银白有些许遗憾吧。看来今天一天他们都会窝在屋子里暖洋洋地度过了。

艾尔文起床的时候米克已经回来了,两人在弥漫着怡人香气的厨房里嘬饮着咖啡时,利威尔也起床了。

“早上好,利威尔。”

“早上好。”

“生日快乐。”

啊啊,利威尔语调平平地应道,侧脸却有些微微泛红。看着他匆匆忙忙地凑近窗边的袜子的样子,艾尔文不由得露出了微笑。艾尔文他们没有准备降临节日历,反而是每天把糖果、曲奇、巧克力或硬币等不起眼的小礼物放进利威尔的袜子里,那已经成为他们三人小小的乐趣了。利威尔每天早上都会偷看挂在窗边的袜子,那样子真的就像小孩儿一样。

今天是圣诞节的当天也是利威尔的生日,所以他的袜子早就被塞得鼓鼓囊囊。肚子里填满了糖果的熊布偶、扫除用的崭新的三角巾、袋装姜饼、生日贺卡。虽然利威尔故意抿紧了嘴唇,但这接连不断掏出的小礼物还是让他眸子熠熠生辉,他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件又一件,那动作让艾尔文想起了“过去”那最初的生日。

午后韩吉也起来了,四人久违地凑在一起吃了午饭。因为晚餐会很丰盛所以早餐和午餐都被他们草草解决了。这个国家信仰的根基很深,但利威尔和米克都不是太诚心信教的人。而对拥有过去的记忆的艾尔文和韩吉来说,宗教本身就值得怀疑,他们对如同迷信般的巨人教和壁教都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因此他们中也没人想要去教会,四人便悠悠然地度过了下午。

现在米克正在厨房埋头苦干,而韩吉则穿梭于客厅和厨房间忙着偷吃。利威尔一边提防着韩吉一边像往常一样沉浸于扫除和整理中,他不时也会停下手上的活朝那堆积成山的礼物瞄两眼。艾尔文正呆呆地望着他们忙前忙后的样子。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已经完全成为了艾尔文的常态,如今空闲下来反而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但今天他想要就这样在一旁看着。看米克灵巧的厨艺,看韩吉快活地撒欢儿,还有看利威尔那忙得团团转的样子。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餐桌上也做好了晚餐的准备,屋里的蜡烛开始被依次点起,无论是扫除还是做菜都帮不上忙的艾尔文这才打算站起身来。

“啊啊啊啊!”

韩吉的悲鸣突然响彻了整间屋子,她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

“你突然间干嘛,混蛋四眼。”

“怎么了,韩吉?”

虽然语气截然不同,但那来自艾尔文和利威尔的两道视线却带着相似的担忧同时投向了韩吉。目光在两人间几个来回,韩吉回首看向了莫名其妙地停下了手中的活的米克。

“怎么办,太糟糕了!我忘了去拿今天的香槟和红酒!”

“……街角的那家店吗?”

“嗯,老板明明说了今天也会开店……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连红酒和香槟都没有的生日!

韩吉沮丧地边叹气边挠着一头乱发,“没什么所谓吧。” 像要安慰老实的韩吉一样,对酒精兴致缺缺的利威尔淡淡地说道。米克沉默地捋着胡子。他理所当然地做了以酒精为前提的料理,所以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吧。

艾尔文瞅了利威尔一眼,然后看向时钟。

“米克,能替我先给那店子打个电话吗?”

“艾尔文!”

韩吉一脸感激地交握起双手。艾尔文竭力自然地朝她勾起了嘴角。这是一个好机会,他想。

艾尔文从衣架上取下外套和围巾,然后一边按捺着心中的紧张一边朝最小的外套伸出了手。

“利威尔。”

他喊了利威尔一声,取下了外套。

“能陪我一起去吗?”

利威尔虽然摸不着头脑,还是接过了递上来的围巾,迅速地点了点头。对此提出异议的是韩吉。

“等,等等我也……”

“韩吉。”

艾尔文温柔地推开了韩吉惊慌地拽住自己手臂的手。两人视线交汇,韩吉猛然惊醒般地埋下了头。艾尔文知道,最近韩吉一直留心不让他和利威尔单独相处。韩吉想要保持现状,而艾尔文也深深明白她的心情。感同身受。

艾尔文用余光瞟了一眼笨拙地做着准备的利威尔,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韩吉的手臂。没问题的哟,他很想这样安慰韩吉,可到底是什么没问题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们很快回来。”

留下这么一句,艾尔文走出了客厅。

利威尔也老老实实地跟了上去。

 

这个夜晚寒冷彻骨。

原本厚厚地覆盖了整个穹庐的云层终于散去,繁星清晰得如同触手可及。一扇扇窗户中都透出温暖的光晕,在积着薄雪的街道上投下四方形的光影。

“真冷呢。”

“嗯。”

利威尔简短地答道。他在毛衣上又套了大衣,兜帽把脑袋裹得严严实实。那深绿色的风帽大衣让艾尔文想起了“过去”兵团的披风。利威尔在脖子上还牢牢地围着象牙色的围巾。这宽大得能当披风的山羊绒围巾是去年利威尔生日时艾尔文送的生日礼物。虽然利威尔当时一副这样昂贵的东西我不能收的困扰表情,但他用了一次之后便无话可说了。矮小的利威尔每次用各种防寒衣物全副武装起来时整个人都像颗圆滚滚的球。在不怎么在意寒暑,只是在外套上再卷一圈围巾的艾尔文看来,就像个布团子在走路一样让人忍俊不禁。

一个街区之遥的酒屋已经打烊了,艾尔文他们朝里屋喊了两声,旋即有人亲切地出来应门。老板虽然和艾尔文素未谋面,但似乎与米克以及韩吉都私交甚笃。他一听说今天是这裹成球的小人般的利威尔的生日,便朗声祝贺着把瓶装的橄榄也一起包给了他们。据说是他自己家里做的让人自豪的绝品。

“赚到了呢。”

走出店子后,利威尔在连鼻尖都蒙住的围巾下开口说道。

“真的呢,米克和韩吉肯定也很高兴。”

“你把我带来是对的。”

利威尔有点小得意。他似乎以为艾尔文是为了向店主解释才把他带了出来。艾尔文生硬地扯了个笑容。他把怀里的两瓶酒重新抱好。就这样径直地,若无其事地回到那暖和的屋子里去该有多好。韩吉会欢欣雀跃地迎上来,然后大家一起享受米克美味的料理。

“利威尔。”

“什么。”

“我们稍微绕点路回去好吗?”

那双从围巾和兜帽的缝隙间露出的修长双眼惊讶地抬了起来。外面这么冷,屋子里还有两人在等着。而且他肯定也想尽快听到大家的祝福吧。艾尔文想起了利威尔闪闪烁烁的目光飘向那堆积成山的礼物时的侧脸。但利威尔片刻便点头答应了。艾尔文再次迈步,这个团子落后半步跟在了他身后。

利威尔走路几乎不起半点声响,在雪上留下的只有他靴子蜿蜒向前的足迹。那脚印小巧得像是能完全嵌在艾尔文的靴子印里。

从窗户透出的光亮洒满雪道,两串脚印向前延伸,不时有不知来自何处的快活笑声从空中飘落。明明是艾尔文自己提出要绕道,但他却几乎没怎么开口,利威尔也没追问,只是安静地跟着。

一直都是这样。从遥远的“过去”开始一直都是这样。自己从中得到了多大的救赎呢。

忽然,落在雪道上的光影变成了淡淡的彩色。

两人停下了脚步。

是教会。屋里的灯光透过描绘着圣经里的片段的彩绘玻璃在雪上留下了绚丽的颜色。

“圣诞节……”

“嗯?”

利威尔仰脸看向了低声呢喃的艾尔文。他的兜帽稍微有些滑落,似乎冷得够呛,苍白脸颊的轮廓清晰地露了出来。

“我觉得作为你的生日正合适。”

在雪道上描绘的正是神之子诞生的一幕。那个诞生于马厩中的引导世人的救世主。在“那个世界”里,利威尔毫无疑问是救世主。他的存在给予了多少人勇气,又鼓舞了多少士兵的士气呢。虽然期望他成为英雄的是艾尔文,但即便艾尔文没有发现他的潜质他都已经具有成为英雄的资质了。

那样的利威尔在今世也依旧是在今天出生。对寄托了祈愿而把这一天定为他的生日的艾尔文来说,这宛如一个奇迹。

利威尔的目光循着艾尔文的视线落在了雪上。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

“艾尔文。”

“嗯?”

“我有事情瞒着你。”

利威尔说得很认真,艾尔文不禁眨了眨眼。

利威尔一动不动地盯着地面,只有唇色很淡的嘴唇张合。

“我的生日不是今天。”

一瞬间,艾尔文没明白他在说着什么。

 

“……诶?”

利威尔朝瞠目结舌的艾尔文明确地重复了一遍。

“我不是在圣诞节这天出生的。”

他接着说出的日期虽然是在十二月,但老早就过去了,当然也和圣诞节或救世主毫无关系。

看着艾尔文惊愕得愣在了原地,利威尔有点窘迫地拧起了眉头。

“瞒着你对不起。”

“不……不过,利威尔……”

“顺带说句韩吉也不是九月出生的。”

“诶诶!?”

又一个炸弹迎头落下,艾尔文彻底糊涂了。他和前世一样在秋季出生,日期也完全没变。米克也是。因此艾尔文就一直认定利威尔和韩吉也是如此了。

“确实是四月,官方的文件上也全是那样写的。”

“……”

“真正出生的日子是什么时候我们就不知道了。被抛弃的日子就是生日,我们孤儿院长大的全都是这样定的。”

艾尔文无言以对。他虽然帮忙准备了迁入和奖学金的文件,但并没有对出生年月日一一进行检查。他们理所当然地把和前世同一天当作生日来庆祝,平时聊起说的也是这一天。生日居然是别的日子什么的,真是做梦都没想到。

“是五岁还是六岁时的事了……韩吉说被抛弃的日子居然是生日什么的太奇怪了,那不就跟忌日一样嘛。”

自己的生命被认定为对某人来说是不需要的那一天。虽然孤儿院的大人们说那是重生的日子,但韩吉却坚决不认同。

所以我们自己来决定吧。

韩吉当时这样提议道。我们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日,然后再一次重新生活吧。他们就这样说着,各自决定了自己的生日。从那以来,直到与艾尔文他们相遇,利威尔和韩吉都一直只在两个人之间庆祝着这个生日。

艾尔文不知道韩吉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才把自己的生日定为和前世同一天的。只是,她难道不是想要再一次作为“韩吉”而生存下去吗。这样的想法蓦然涌上心头。不是作为被抛弃的不需要的孩子,而是作为一直凛然地直面墙外世界的“韩吉·佐耶”。她对在这延续的人生中继续生存下去没有显露出任何犹豫。

“……那,利威尔,你的生日也是韩吉她……”

决定的吗。艾尔文话声未落,乌黑的碎发摇了摇。

“我自己决定的。”

“为什么……”

“……不知道。”

和头发同样乌黑的睫毛垂了下来。

“一般来说都会避开这天的吧。圣诞节什么的,既傲慢,又会给周围的人带来麻烦,连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过,他急不可耐地接了下去。

“我总觉得就是这天。我并不记得有拜托过父母把我生下来。可如今我像这样生存于此。如果生命是谁所给予的话,那生日也是他人赠予的礼物吧。所以……”

这一天就好。

利威尔这样说道。

“一想到是别人送的礼物的话,除了这一天我不作他想。生日是礼物什么的虽然是小孩子的想法,但如果能得到这份礼物的话,是这一天就好了。”

一向寡言的利威尔罕见地一口气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通。

然后他深深地舒了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就是这样而已。好像一直在欺骗你一样所以我总是说不出口。现在能说出来真是太好了。”

回去吧,他说着踩着积雪迈步往前走。

被彩色玻璃染上了色彩的积雪和小小的脚印。艾尔文目光追逐他的背影,然后用力地闭上了双眼。

 

足够了,艾尔文想。

利威尔说那是礼物。他说在他为自己选择生日的时候,那一天是别人赠予的礼物。

——已经收到了。

 “利威尔”那淡淡微笑的脸在艾尔文脑海中浮现。

也许他如此珍视这一天是由于围绕他所寻找的“某个人”的回忆。但那也没关系。对过去无法给予他任何事物,就连伸出手这个动作都无法做到的自己来说,终于有了唯一一份交给了利威尔的东西。

已经够了不是吗。

足够了。

艾尔文安静地,绵长地舒了一口气。没问题的,他这样告诉自己。

没问题。仅仅依靠这个事实,自己便肯定能继续生存下去。

 

 “利威尔。”

艾尔文唤了一声,先走几步的利威尔回过头来。他那夜色的头发从滑落了一半的兜帽中漏出些许,那双笔直地凝视着艾尔文的眸子被教会的灯光微微点亮。

艾尔文从不相信神明。可是如果世上真的有无偿的爱存在的话,他现在真想祈求祂的力量相助。

“怎么了,艾尔文?”

“你那……重要的人,找到了吗?”

利威尔满脸惊讶。这也是当然的吧,毕竟这还是艾尔文第一次主动提起这个话题。

利威尔眨了眨眼,撅起了嘴。

“还没找到。”

“是吗。”

艾尔文短促地呼了口气,口袋里的双手紧握成拳,用力得像是要把指甲给嵌进肉里。

他竭力稳住了声音,强行逼自己开口说下去。

 

“能早点找到就好了。”

 

说谎。

说谎,全是说谎。那样的“某个人”一辈子都找不到才好。艾尔文强硬地按住了内心这样嘶喊着的自己。

今次轮到利威尔惊愕地瞪大了双眼。为了不让自己从那双眼中逃跑,艾尔文振奋精神朝利威尔露出了笑容。即便是难过得要哭出来的皱起的脸,如果弯起嘴角的话也许看上去也能有那么一点笑意吧。

“如果你能在那个人身边,开心的时候尽情欢笑,伤心的时候放声哭泣,那就好了。”

其实是希望你能呆在我的身边。

即使在以为自己与利威尔相爱的“过去”,艾尔文也没能让他随心所欲地行事。重生以后,在如今生存着的这个世界里,他们已经不再需要与什么战斗,也不需要在人们前面扛起大旗。艾尔文希望利威尔能自由地活下去。没有忍耐也没有牺牲,直率地显露自己的感情地活下去。

因此,他接下来要说的这番话才是真正的、毫无伪饰的肺腑之言。

“利威尔,我希望你能变得幸福。”

不过,会让你幸福的人不是我。

所以至少。

“……我也会帮忙,所以……”

想要成为你的力量。

在前世艾尔文对利威尔所做的事只有索取。正因为自己一直践踏了他的幸福,所以“如今”,如果他正在寻找着深爱的“某个人”的话,艾尔文想要助他一臂之力。其实自己明明早就知道应该这样做,可这五年间却始终在原地踏步。因为不想把利威尔交给任何人,无论是谁。

可这应该结束了。利威尔对自己来说很重要。明明觉得他很重要,为什么却一直没能好好珍惜他呢。比起自己的幸福,艾尔文有不得不优先考虑的事。

利威尔的幸福。

那是比起任何事都来得重要的,在这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事。

所以,为了他的幸福艾尔文决定要放弃。

放弃自己的爱。



TBC


-------------------------------------------------------------------------

我迟到了果咩_(:з」∠)_争取这几天把这篇完结了_(:з」∠)_

08 Jul 2014
 
评论(28)
 
热度(46)
© moko | Powered by LOFTER